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[台]【夢100/時之國】Time's up!

※角色名字台譯版本,繁體

※微劇透,捏造有

※基本時之國全員→女主角



  「本來在日程表沒預先計劃的事,會令人很困擾的。」

  「看來會觸發特定事件。」

  「沒必要特意約戰吧,雖然我並不打算要動手之類的……」

  「哈哈哈…當然有必要,難得有機會向你們展示我的厲害呢。」

  三名分別來自時之國各地的王子,收到艾因茲的挑戰書,約定日期正好是各國例行會議,於是三人便隨大隊來到弗蘭德,並在皇家庭園集合。和預想中的不一樣,庭園的大草地上,放置純白圓桌和四張椅子,桌上放了精緻的三層下午茶,不像是要打架的佈置。


  傑洛馬上扳出食指,托一托眼鏡框,日光之下鏡片反光,難以觀察他的眼神,他開始質疑眼前疑似茶會佈置可能是陷阱。但以傑洛的認知,邀請人不像那麼陰險,而且在自己國境內,貴賓有甚麼不測,亦會對他自己不利。排除障眼法的可能性,傑洛暫且保持觀望態度,就算對方真的動手,這些拳腳間的交誼,也用不上對付食夢魔那一套。

  而智維看到茶會佈置,不禁鬆了一口氣,但不敢輕舉妄動,直到站在另一方的多萊踏出第一步,比兩人更先走近圓桌。


  冒險遊戲的首要,是在非戰鬥場合,對未知和可疑的地方多作調查。

  走近圓桌調查,四套杯碟,三層下午茶,兩個茶壺,一枝紅薔薇。

  這個設置並非偶然的。

  「怎麼了,多萊?」深紅的十字架耳飾輕輕晃動,靠在桌前的艾因茲偏著頭看過去。「嗯,讓我猜猜……你又沒有吃飯所以呆頭呆腦嗎?我之前就說過來『決鬥』之前要好好吃飯嘛!沒辦法啦,這是下午茶的份量,但全部出自我手,保證超~好吃的!」不忘撥撥前髮,滿懷自信推銷茶點。

  已經吃飯了?今天又沒出外面,還好嗎?

  腦海裡浮現那些沒意義的客套話,和那個想要攻略自己的對象同樣口吻,令多萊稍有不快,直接坐到椅上翹腿,雙手抱胸前。

  「如果我堅持不吃呢?」


  「一口也不行?」

  「不行。」哪怕是一個分歧錯了也會完蛋。

  「這樣真可惜……」艾因茲不打算繼續糾纏下去,語氣意外地平淡。「那你們快過來吧!」

  看見多萊的反應,智維好奇地眨眨眼,將此舉理解作入席但不用餐,好像沒甚麼不妥當的地方,於是自己也試著放鬆點,上前就坐。

  「……如果這就是你所說的『決鬥』,還是能夠接受的?」猶疑了一會,不論推測是否正確,勉強能當作開場白。

  傑洛挑挑眉,好像明白智維的意思而跟著入座。

  「原來如此,違和感在這裡。」他坐下之後開始自言自語。「其實只是想請人來試菜,卻偽裝成要決鬥的樣子,到底是在想甚麼的。」

  客人都安頓好了,茶會主人終於安心坐下。「挑戰書形式的邀請函,很符合我的風格嘛,而且能讓你全部都來這裡,就證明是成功的!」

  陷入自我思考裡的傑洛,被奇怪的話打斷思路,沒有聽完整句內容,僅對當中矛盾部分起了反應。「你的成功理論並不成立,我們只是正好隨行而已,不要用邀請函來美化自身的惡趣味。」

  對啊,艾因茲這種自信過剩的人,瞄準弱點狠狠連擊就對。多萊心裡如此想著。

  「哼…還是老樣子啊。」唇角上揚,語氣聽起來是對傑洛表示贊賞。

  「有這回事嗎?我只是憑直覺挑了今天而已,然後我——」沒感受到兩人的惡意,艾因茲搔搔頭,正想到些甚麼要說的時候,視線被右方智維的側身擋住。趁三人聊天的時候,智維拿起茶壺幫忙斟茶。「呃…謝謝,剛剛說到哪?對了,你們聽我說,自從醒過來之後,好像變得越來越強,不僅是直覺,連殺氣都加強了!」

  又開始自話自說了。

  其餘三人不約而同,用眼神互相訴說。

  但正因為艾因茲無心的一句,總算找到共同話題,關乎到夢世界的未來。在看似輕鬆的下午茶展開同時,食夢魔無休止地侵蝕世界,而某位少女與她的王子們,正繼續拯救世界的旅程上——夢王族‧特洛伊梅亞的公主。

  尤如命運的指針撥動,相遇而重疊,使魔法時鐘響起。

  沉睡中的王子們受到夢之力呼召再次蘇醒,彼此在不同的時間和地點與她相遇,時之國的四位王子也不例外。

  「坦白說,我寧願自己一直沉睡……」正當大家討論關於公主的事情時,智維忍不住拋出一句話。「但是,那個人……」那位公主意外地平易近人,還漸漸改變智維的想法。

  「睡下去就會錯過了很多好東西,幸虧有公主和我去特訓,才有現在的水平。當然,我本身就很強,現在是超級強。」艾因茲拿掉巧克力蛋糕上的櫻桃,一邊說一邊吃著蛋糕,回想和公主特訓的日子,在她面前展示自己強大的「美」,實力的「美」——最終希望她能因此陶醉其中。

  臉頰感受到柔軟的觸感,如此似曾相識,特訓過後公主偶爾會替艾因茲抹汗,於是反射性抓住伸向自己的手。

  「……?」手被艾因茲抓住,智維愣住了一下,也許和對方一樣是反射動作,並沒有甚麼不妥,想了想便繼續替他抹嘴。「真是的,小孩吃得比你還乾淨。」

  「嘿,謝謝智維老師。」調皮的單一下眼,道謝時特地用老師來稱呼,作為永遠的二十歲,很願意當他的學生。

  

  智維眨眨眼,輕輕嘆了一口氣,把餐巾骯髒的一面往內摺疊,放到碟子一旁。

  「若果有你這個學生,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……但能夠跟學生研究更深奧的證明題,倒是挺新鮮的。」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笑容,撇除吵鬧的地方,對能夠用數學溝通的艾因茲有莫名好感。「或者下次要來我們國家,跟小孩子分享一下嗎?讓我們的課堂更加充實。」

  「好,算術方面我當然不會輸!」

  「和那位公主相比之下,你們真是個很好理解的人。」傑洛小心翼翼把奶倒進紅茶,拿起匙子順時針攪拌。「儘管忠實於數字,我們也有被計算的可能……那個,即是能夠提醒計算者…不,答題者要小心出題人和推理題的邏輯陷阱。」自從和那位公主相遇之後,很努力稍微改變一下習慣的講話方式,試著進行一種名為「聊天」的行動,將說話內容簡略化。

  「蛤?」艾因茲霎時間反應不過來。「啊,其實數字這東西很分明的,絕對沒問題。」

  「數字分明,卻組成了曖昧又複雜的數據。」多萊不想為自己立Flag,但人就是通過一直互動往來,增減彼此的數值,像是感情參數,尤其好感度。

  在座的人們每說一句話,都是企圖利用各種肢體選擇,拉高或拉低對方的數值。

  而那個女的,一直做著相反的事情,拉低自身條件,使對方陷入混亂,這是完全違反邏輯。

  「我不太明白呢……」艾因茲左手手肘墊到檯上,手掌托住臉頰,皺眉嘟起嘴。「那麼明確的東西不可能曖昧啊。」右手指尖有意無意撥動櫻桃,拔了梗的櫻桃,外表改變了還是櫻桃,只是一不留神更容易滾到盤子外,於是伸手捏起櫻桃放到嘴邊。「答案永遠只有YES和NO。」語尾剛落,艾因茲張開嘴,一口咬下去。

  喜歡還是不喜歡?

  一點點喜歡,也有一點點討厭。

  空氣中洋溢著甜膩的芬芳,多萊扳出姆指擦擦臉頰,再舔舔指腹,櫻桃汁濺到臉上了。

  喜歡與不喜歡,不存在中間,但0和1之間還是存在著小數位的變動,使結局往別的路線發展。「意外0.1%的命中率,但不代表你贏。」不論有意還是無意,多萊並沒有太大反應,而選擇了離席。

  奇怪的人,距離越遠越好,否則只會誤導自己往別的結局。

  「咦?喂,等、等一下!我只是不小心啦!」

  艾因茲正想追上去的時候,傑洛不禁搖搖頭。「不論剛才的話題,是否存在著悖論,一時疏忽導致尷尬的事情,是鐵一般的事實。」捏起杯耳,杯緣送到唇邊,細細品嚐奶茶。「奶和茶的份量是一比二,那聊天時雙方投放的感情和誠意就是一比二了。也希望下次的茶水比例能標準一點。」

  「呃……」艾因茲嚼嚼櫻桃吞下,對莫名奇妙的話霎時摸不著頭腦。

  「只要不是想吵架的話,追上去應該沒關係?」智維無法確定艾因茲的意願,但剛才稍有不和的氣氛讓他有點擔心。

  「不了,今天的主角是我啊。」艾因茲目送多萊的身影,笑了一笑然後坐下來,拿走花瓶裡的薔薇,上身往後靠著椅背。「想轉移陣地我是不會中計的,上次以為惹火了他,結果有埋伏,再上當我就是笨蛋,所以先吃完下午茶再說。」

  薔薇重瓣越多,看起來越豐滿誘人,它除了稍微點綴一下餐桌外,在艾因茲眼中又是別的存在。譬如是張開嘴巴咬下它,花瓣在嘴裡咬碎發出咯咯的聲音——這是美味的巧克力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以下是多萊式遊戲時間,請選擇後續行動。

A)追上多萊

B)和智維做作業

C)和傑洛去泡茶

D)作者選擇死亡

不過選哪個都跟我沒關係。


第一篇練習文在無限催稿之下完成,我只想好好打個遊戲,為甚麼要寫文(抹臉)

時之國真是個大坑,大家都很可愛,完全無法抗拒,但人氣比毒之國低,只好自己和親友耕耕開腦洞……O<<

說來Time's up是一個類似猜謎遊戲,多萊明顯猜不透自己和女主的心意,時間到就被PASS了。巧克力薔薇好吃啊

智維老師必須打打日覺,他真的好棒,日覺結局是標準王子(?)傑洛的劇情也謎一般,說不定你會愛上他,請務必向他展示唯一的法則!艾因茲打打你戰鬥記得集中點,多萊你存好檔沒有(不要講廢話)

然後就沒有然後,我繼續回日版坐牢去,有空我們寫寫毒之國或者電影之國好不好?uwu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