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[陸]【梦100/时之国】Time's up!

※角色名字国服,简体

※微剧透,捏造有

※基本时之国全员→女主角


  「本来在日程表没预先计划的事,会令人很困扰的。」

  「看来会触发特定事件。」

  「没必要特意约战吧,虽然我并不打算要动手之类的……」

  「哈哈哈…当然有必要,难得有机会向你们展示我的厉害呢。」

  三名分别来自时之国各地的王子,收到爱因斯的挑战书,约定日期正好是各国例行会议,於是三人便随大队来到弗兰德,并在皇家庭园集合。和预想中的不一样,庭园的大草地上,放置纯白圆桌和四张椅子,桌上放了精致的三层下午茶,不像是要打架的布置。


  零马上扳出食指,托一托眼镜框,日光之下镜片反光,难以观察他的眼神,他开始质疑眼前疑似茶会布置可能是陷阱。但以零的认知,邀请人不像那麽阴险,而且在自己国境内,贵宾有甚麽不测,亦会对他自己不利。排除障眼法的可能性,零暂且保持观望态度,就算对方真的动手,这些拳脚间的交谊,也用不上对付食梦魔那一套。

  而兹维看到茶会布置,不禁松了一口气,但不敢轻举妄动,直到站在另一方的多莱伊踏出第一步,比两人更先走近圆桌。


  冒险游戏的首要,是在非战斗场合,对未知和可疑的地方多作调查。

  走近圆桌调查,四套杯碟,三层下午茶,两个茶壶,一枝红蔷薇。

  这个设置并非偶然的。

  「怎麽了,多莱伊?」深红的十字架耳饰轻轻晃动,靠在桌前的爱因斯偏着头看过去。「嗯,让我猜猜……你又没有吃饭所以呆头呆脑吗?我之前就说过来『决斗』之前要好好吃饭嘛!没办法啦,这是下午茶的份量,但全部出自我手,保证超~好吃的!」不忘拨拨前发,满怀自信推销茶点。

  已经吃饭了?今天又没出外面,还好吗?

  脑海里浮现那些没意义的客套话,和那个想要攻略自己的对象同样口吻,令多莱伊稍有不快,直接坐到椅上翘腿,双手抱胸前。

  「如果我坚持不吃呢?」


  「一口也不行?」

  「不行。」哪怕是一个分歧错了也会完蛋。

  「这样真可惜……」爱因斯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,语气意外地平淡。「那你们快过来吧!」

  看见多莱伊的反应,兹维好奇地眨眨眼,将此举理解作入席但不用餐,好像没甚麽不妥当的地方,於是自己也试着放松点,上前就坐。

  「……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『决斗』,还是能够接受的?」犹疑了一会,不论推测是否正确,勉强能当作开场白。

  零挑挑眉,好像明白兹维的意思而跟着入座。

  「原来如此,违和感在这里。」他坐下之後开始自言自语。「其实只是想请人来试菜,却伪装成要决斗的样子,到底是在想甚麽的。」

  客人都安顿好了,茶会主人终於安心坐下。「挑战书形式的邀请函,很符合我的风格嘛,而且能让你全部都来这里,就证明是成功的!」

  陷入自我思考里的零,被奇怪的话打断思路,没有听完整句内容,仅对当中矛盾部分起了反应。「你的成功理论并不成立,我们只是正好随行而已,不要用邀请函来美化自身的恶趣味。」

  对啊,爱因斯这种自信过剩的人,瞄准弱点狠狠连击就对。多莱伊心里如此想着。

  「哼…还是老样子啊。」唇角上扬,语气听起来是对零表示赞赏。

  「有这回事吗?我只是凭直觉挑了今天而已,然後我——」没感受到两人的恶意,爱因斯搔搔头,正想到些甚麽要说的时候,视线被右方兹维的侧身挡住。趁三人聊天的时候,兹维拿起茶壶帮忙斟茶。「呃…谢谢,刚刚说到哪?对了,你们听我说,自从醒过来之後,好像变得越来越强,不仅是直觉,连杀气都加强了!」

  又开始自话自说了。

  其馀三人不约而同,用眼神互相诉说。

  但正因为爱因斯无心的一句,总算找到共同话题,关乎到梦世界的未来。在看似轻松的下午茶展开同时,食梦魔无休止地侵蚀世界,而某位少女与她的王子们,正继续拯救世界的旅程上——梦王族·特洛伊梅亚的公主。

  尤如命运的指针拨动,相遇而重叠,使魔法时钟响起。

  沉睡中的王子们受到梦之力呼召再次苏醒,彼此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与她相遇,时之国的四位王子也不例外。

  「坦白说,我宁愿自己一直沉睡……」正当大家讨论关於公主的事情时,兹维忍不住抛出一句话。「但是,那个人……」那位公主意外地平易近人,还渐渐改变兹维的想法。

  「睡下去就会错过了很多好东西,幸亏有公主和我去特训,才有现在的水平。当然,我本身就很强,现在是超级强。」爱因斯拿掉巧克力蛋糕上的樱桃,一边说一边吃着蛋糕,回想和公主特训的日子,在她面前展示自己强大的「美」,实力的「美」——最终希望她能因此陶醉其中。

  脸颊感受到柔软的触感,如此似曾相识,特训过後公主偶尔会替爱因斯抹汗,於是反射性抓住伸向自己的手。

  「……?」手被爱因斯抓住,兹维愣住了一下,也许和对方一样是反射动作,并没有甚麽不妥,想了想便继续替他抹嘴。「真是的,小孩吃得比你还乾净。」

  「嘿,谢谢兹维老师。」调皮的单一下眼,道谢时特地用老师来称呼,作为永远的二十岁,很愿意当他的学生。

  

  兹维眨眨眼,轻轻叹了一口气,把餐巾肮脏的一面往内摺叠,放到碟子一旁。

  「若果有你这个学生,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……但能够跟学生研究更深奥的证明题,倒是挺新鲜的。」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,撇除吵闹的地方,对能够用数学沟通的爱因斯有莫名好感。「或者下次要来我们国家,跟小孩子分享一下吗?让我们的课堂更加充实。」

  「好,算术方面我当然不会输!」

  「和那位公主相比之下,你们真是个很好理解的人。」零小心翼翼把奶倒进红茶,拿起匙子顺时针搅拌。「尽管忠实於数字,我们也有被计算的可能……那个,即是能够提醒计算者…不,答题者要小心出题人和推理题的逻辑陷阱。」自从和那位公主相遇之後,很努力稍微改变一下习惯的讲话方式,试着进行一种名为「聊天」的行动,将说话内容简略化。

  「蛤?」爱因斯霎时间反应不过来。「啊,其实数字这东西很分明的,绝对没问题。」

  「数字分明,却组成了暧昧又复杂的数据。」多莱伊不想为自己立Flag,但人就是通过一直互动往来,增减彼此的数值,像是感情参数,尤其好感度。

  在座的人们每说一句话,都是企图利用各种肢体选择,拉高或拉低对方的数值。

  而那个女的,一直做着相反的事情,拉低自身条件,使对方陷入混乱,这是完全违反逻辑。

  「我不太明白呢……」爱因斯左手手肘垫到台上,手掌托住脸颊,皱眉嘟起嘴。「那麽明确的东西不可能暧昧啊。」右手指尖有意无意拨动樱桃,拔了梗的樱桃,外表改变了还是樱桃,只是一不留神更容易滚到盘子外,於是伸手捏起樱桃放到嘴边。「答案永远只有YES和NO。」语尾刚落,爱因斯张开嘴,一口咬下去。

  喜欢还是不喜欢?

  一点点喜欢,也有一点点讨厌。

  空气中洋溢着甜腻的芬芳,多莱伊扳出姆指擦擦脸颊,再舔舔指腹,樱桃汁溅到脸上了。

  喜欢与不喜欢,不存在中间,但0和1之间还是存在着小数位的变动,使结局往别的路线发展。「意外0.1%的命中率,但不代表你赢。」不论有意还是无意,多莱伊并没有太大反应,而选择了离席。

  奇怪的人,距离越远越好,否则只会误导自己往别的结局。

  「咦?喂,等丶等一下!我只是不小心啦!」

  爱因斯正想追上去的时候,零不禁摇摇头。「不论刚才的话题,是否存在着悖论,一时疏忽导致尴尬的事情,是铁一般的事实。」捏起杯耳,杯缘送到唇边,细细品尝奶茶。「奶和茶的份量是一比二,那聊天时双方投放的感情和诚意就是一比二了。也希望下次的茶水比例能标准一点。」

  「呃……」爱因斯嚼嚼樱桃吞下,对莫名奇妙的话霎时摸不着头脑。

  「只要不是想吵架的话,追上去应该没关系?」兹维无法确定爱因斯的意愿,但刚才稍有不和的气氛让他有点担心。

  「不了,今天的主角是我啊。」爱因斯目送多莱伊的身影,笑了一笑然後坐下来,拿走花瓶里的蔷薇,上身往後靠着椅背。「想转移阵地我是不会中计的,上次以为惹火了他,结果有埋伏,再上当我就是笨蛋,所以先吃完下午茶再说。」

  蔷薇重瓣越多,看起来越丰满诱人,它除了稍微点缀一下餐桌外,在爱因斯眼中又是别的存在。譬如是张开嘴巴咬下它,花瓣在嘴里咬碎发出咯咯的声音——这是美味的巧克力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以下是多莱伊式游戏时间,请选择後续行动。

A)追上多莱伊

B)和兹维做作业

C)和零去泡茶

D)作者选择死亡

不过选哪个都跟我没关系。


第一篇练习文在无限催稿之下完成,我只想好好打个游戏,为甚麽要写文(抹脸)

时之国真是个大坑,大家都很可爱,完全无法抗拒,但人气比毒之国低,只好自己和亲友耕耕开脑洞……O<<

说来Time's up是一个类似猜谜游戏,多莱伊明显猜不透自己和女主的心意,时间到就被PASS了。巧克力蔷薇好吃啊

兹维老师必须打打日觉,他真的好棒,日觉结局是标准王子(?)零的剧情也谜一般,说不定你会爱上他,请务必向他展示唯一的法则!爱因斯打打你战斗记得集中点,多莱伊你存好档没有(不要讲废话)

然後就没有然後,我继续回日版坐牢去,有空我们写写毒之国或者电影之国好不好?uwu

评论
热度 ( 2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