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不完整腦洞/性轉】不思議之國的愛麗絲們

※超強力腦洞警報

※女主角→男主角,不思議之國眾性轉(紅心妥妥不中槍)

※男主視點,含後宮自行消化(ry




永遠的少女,帶動了不可思議之國,讓大家沉浸於奇妙之夢。

帽子屋在茶會上訴說著,奇妙之夢曾幾何時是多麼美妙的地方,到處都有各種不思議產生,有解不盡的謎團,人們都為這位少女而瘋狂。


「可是,某天她消失了。」正說得興高采烈,帽子屋默默說了一句,使全場陷入寂靜,氣氛冷卻下來。「您知道之後發生了甚麼嗎,少爺?」沒待我回答,帽子屋輕輕揮指,憑空變出一條蕾絲手帕,半掩嘴巴低頭,雙肩微微發抖。

「……一切都隨她消失了!這個世界失去有趣的事情!這樣我、這樣我……噯呀,還是活好好的。」上一秒聽著激動的語氣,以為她會忍不住大哭一場,結果情緒又穩定過來,抬起頭優雅地笑一笑,把手帕摺好再放回檯面。


「是這樣啊……」其實我不太懂要怎樣回應,害怕她之後會有更奇怪的反應。


「失禮了。雖然愛麗絲消失得太突然,但太陽依舊由東邊升起,西邊落下,久而久之便習慣了……倒是少爺你似乎還沒習慣這裡的生活呢。」帽子屋偏著頭,瞇起金綠色的雙眸,仿佛看透我心裡的不安,以溫柔的語氣試探我。


說實在,這裡和我熟悉的世界不一樣,幾乎整個生活規律都顛覆了。

一切都變得不合理,不按牌理出牌,邂逅不思議之國的公主們,和童話故事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的人物一模一樣,甚至比想象中美麗。


「所以他根本不該在這裡!」坐在帽子屋旁邊的三月兔插話,靠到她身上,一邊舔吮指頭上的果醬,對我投以不友善的眼神。「還以為愛麗絲來了,結果是個男的……真沒趣。」


愛麗絲怎麼看也是女生名字吧?

還記得當初跟三月兔見面時,她總是露出燦爛的笑容,在我身邊蹦跳,贊賞我,但表明身份之後似乎……被討厭了?到底他們所期待的愛麗絲是怎樣的人?在想到辦法離開不可思議之國前,應該要好好弄清楚。


「真的好無聊,像個發霉的司康餅。」三月兔鼓起腮幫,表情越來越難看。「吶,帽子屋。妳之前不是說過,不給男生來茶會的嗎?現在馬上趕他出去吧。」她右手挽住帽子屋的手臂,大聲向對方提議,吸引了其他客人目光。「要像趕走那隻惡劣的貓一樣。」


「呃……」我是做錯了甚麼嗎?


「凡事也有例外的。」帽子屋像安撫似的順一下三月兔的頭髮,纖細的指尖順勢撥弄垂下的兔耳。「請不要忘記是這位少爺喚醒我們,茶會亦是為了道謝而舉行……就當作給我答謝的機會好嗎?」手繼續往下撫摸,墨藍的手套襯托尾指指環,以尾指勾劃兔子美麗的輪廓時,更吸引人的目光。


「啊~我向來都喜歡給人機會的!直到他輸得脫褲為止!」三月兔仿佛靈光一閃,忽然甩甩頭,雙眼發亮看過來,連馬尾都快要豎起。「今晚要來賭一場嗎?雖然你不是愛麗絲,但我忽然想跟你玩玩了!」


「賭一場?」聽起來不像會有好事發生。


「晚上跟我去玩吧,想看看你輸的樣子!」三月兔終於露出笑容,但給人的感覺有莫名惡意。


「噯……少爺被盯上了呢。」帽子屋無奈地苦笑著,順道替三月兔扶正小帽子。「在害怕嗎?放心吧,我相信以你的能力,定然能夠應付的……」語尾的聲音變小了,按照唇形能隱約解讀出「我很期待呢」。


然而,我並沒有很害怕,倒是面對反覆無常的人,總會有點擔心。


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


「愛麗絲?是女的沒錯。」坐在床邊的青虫,沒瞧我一眼,繼續翻閱手上的硬皮書,書紙已經發黃,聽到翻頁時發出的聲音,像是薄脆得要粉碎一般,但她依舊若無其事繼續看書。


若果繼續不作聲,大概一輩子沒法得出答案。「這個我知道的,只是——」


「你是王子,沒辦法成為『愛麗絲』。」青虫緩緩合上手上的書,書面的塵埃揚起。「但以你戒指的力量,說不定能挑選愛麗絲吧?」她拿下單邊眼鏡,一邊用衣服下襬擦抹。「你啊,真的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,王子。」姆指和食指上下捏住鏡片,舉起來在燈光下觀察,確認抹乾淨,戴上眼鏡才面向我。


那種眼神,像是發現了新事物一樣。

我緊張得抓緊褲管,與青虫互相對望。

「那個……喚醒沉睡的公主,守護世界,是我的使命。」在這個被食夢魔侵蝕的世界,為了拯救更多的人和夢想,我必須堅持下去。


「是這樣啊……」她一臉困惑偏著頭,淡綠的長髮垂在肩上。「喚醒了我們,還帶出更多的謎團。」說是自言自語,更像在咀嚼「謎團」一詞。「那麼,能給我看看那戒指嗎?」她輕輕抓住我的手提起。


青虫的手相當柔軟,手心溫度偏冷,很自然想緊緊抓住她的手。


「……?」本來沉醉於觀察戒指的青虫,瞪大雙眼抬頭,下一秒眼角垂下,雙唇微微張開,似乎有話要說,卻選擇再次低頭看戒指。「造工很精細,這光芒不單單是來自鑽石切割面映照出來……那到底是甚麼?」


青虫繼續埋首研究我手上的戒指,看著她好奇的神情,有種說不出的可愛,讓我期待她能在我身上發挖更多謎團……


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


在這個距離,能嗅到帽子屋身上淡淡的香水味。

嗅著來自成熟女性的芬芳,不知不覺便出神了,隱約聽到帽子屋溫柔的聲線,卻沒留意說話內容。

眼看前方,視線被粉紅的印花襯衣擋著,帽子屋正站在前方,微微彎腰替我量度頭圍。視線不經意放在對方的胸部,白色高腰窄裙突顯胸部之餘,腰看起來更纖細,襯托出富曲線且高挑的身材。

而黑絲襪褲……


「少爺。」突如其來的呼叫聲,嚇得我回神過來。還沒來得及抬頭,纖細的指尖從我的脖子,由下往上輕掃,托起我的下巴。

「做得很好。」她瞇起金綠色的雙眸,唇角上揚,以甜美的聲音稱贊我。「低下頭會量得不準確呢,請再忍耐一下,會為您度身訂造最棒的帽子。」


「好的……咦?」正當我抬起頭時,感覺到被某處的目光注視著,使我不禁回首。

有一名披著鮮紅披肩的少年,默默站在帽子店的角落。


帽子屋順著我的視線看過去,垂在帽緣的紙牌,和齊整的金髮隨之微微晃動。「紅心?」


「……啊、啊!帽子屋女士!」名為紅心的少年顯得有點慌張,一邊搔搔頭,一邊尷尬的走上前。「下午好!話說今天帽子店也很忙碌耶!」


「是的,訂單進度總算趕上了,也要感謝這位少爺的協助。」帽子屋露出溫柔的笑容,站在我的身後,雙手搭到肩上。


紅心頓時愣住了。

「等一下!他到底是誰!」


「你好,我是特洛伊美亞的王子。」看見對方那麼大反應,但基於禮貌還是主動自我介紹。


「……王子?」紅心撇撇嘴,自言自語。「謝謝你喚醒了帽子屋女士,她可能是成為下一任愛麗絲的人呢!」


成為愛麗絲的人?


「紅心。」帽子屋苦笑著說道。「『愛麗絲』可不是那麼簡單的。」


「那請妳把愛麗絲的更多告訴我吧……至少在我心目中,帽子屋女士成熟又帥氣的!」紅心像是孩子般向對方撒嬌。


「呵呵…你這樣說我會感到很困擾呢。」帽子屋半掩嘴巴,輕聲笑著。「晚一點再告訴你吧,替少爺造好帽子之後,還要參加淑女的茶會。」


「是淑女的茶會啊……」紅心不禁低頭嘆了一口氣。「淑女限定的話,真的很可惜……」


「哼哼…有空跟紅心安排二人茶會吧,在這之前要聽女王的說話,乖乖學習。」


「學習甚麼最討厭啦!不過……要是帽子屋女士的吩咐,我倒是會嘗試嘗試的!」紅心得意洋洋地笑著,從對話反應中,感受到他非常喜歡帽子屋,兩人像關係親密的姊弟般。


「以成為一個紳士為目標去加油,如何?長大後能參與夜間茶會的。」


「夜間茶會?聽起來很帥氣!」


「帥氣嗎?可以這樣說。那麼——」


——少爺,今晚要來個二人茶會嗎?


面對淑女正面的邀請,我可是沒任何拒絕的餘地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好了好了說填坑結果來摸魚O<<

專注性轉三十年!帽子屋姐姐好棒!我是不會住手的!!!

其他人在哪不要問我,就私心寫了這幾隻…茶友和帽子♀x紅心很萌有木有(x

至於如何在男主定位下,解決「愛麗絲」的問題,我在這裡先賣個關子,有空補一下。

已經不知道要講甚麼廢話,跪求性轉同好!TT我的毒藥之國性轉腦洞還沒補完的!(被黑單)

评论 ( 4 )
热度 ( 7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