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柴郡貓x三月兔】Bunny★MoGu MoGu!!

※紐扣的點文(?)

※腐向,說好的貓兔



馬卡龍、司康餅、蛋糕、餡餅,全部都想吃光。

瘋狂的茶會除了笑聲和吵鬧,還有愉快的咀嚼聲,仿佛說著「好吃,好吃」。有帽子屋在的話,大家會玩得更愉快,他也許會問,司康餅和橡皮糖到底誰比較漂亮,其他人則比賽說出疑似有理,卻令人捧腹大笑的答案。


那到底有甚麼好笑?

今天的主題很無聊,三月兔單手托住下巴,鼓起腮幫,其他人在問答期間,他不耐煩地用指頭輕敲檯面。此時,某東西輕掃過他的肩膀,是帽子屋吧?

三月兔挑挑眉,今天帽子屋安撫人的手法有點特別,由肩膀、頸側、背部到腰間,每一下都相當輕柔,說不上舒服但稍微緩和了煩躁的情緒。


好了,今天的謎題環節到此為止。讓我們來談談愛麗絲的事吧。

帽子屋終於提出三月兔最不想聽的話題,臉色越來越難看,從托住下巴變成快要趴在檯上。


「……!」在三月兔差點趴下的時候,柔軟的東西戳了他腰間一下。回神過來,立馬看向身邊的帽子屋,他兩手拿著茶杯和茶托,根本沒可能空出手來戳自己。好像有點不對勁,左盼右盼,直到數片樹葉落下,三月兔反射性抬頭。


喵喵喵!

某人從樹上倒吊下來。


「啊呀呀呀呀——!」三月兔隨之大喊一聲,因為不知道是甚麼而大吃一驚,整個人往後仰,差點要倒下時,椅背被一股力抵住。「你……!」


「真有趣呢,喵 ♪」沒待三月兔開口,柴郡貓以敏捷的身手,雙手抓緊樹主幹,收起頂住椅背的尾巴,翻過身坐在茶會檯上。「這樣嚇一跳就不會無聊了!」


「甚麼叫不會無聊!」就算對方幫了自己一把,亦不覺得要特地道謝,相反心情更加煩躁,氣得站起來。正想大聲呼喝他離開時,不經意察覺到身邊的視線——兩人之間的小騷動,惹來茶會客人們的注意,只好把難聽的硬生生說話吞回去。

「哼,吵死了……我們這裡不歡迎不速之客,你還是滾回森林吧。」眉頭緊皺,一臉嫌棄向他甩甩手。


「嘛,不吵一點你可會悶得睡過去,我這樣只是為你著想喵。」柴郡貓毫無離開的意思,用尾巴輕砸三月兔面前的盤子,盤子翻掉,裡頭的馬卡龍飛到半空,他舔舔唇邊一口便咬下馬卡龍。


混蛋,居然把這種失禮的事說出來。


「噯呀,沒想到柴郡貓會出席我們的茶會,稍微遲了一點也沒關係。」三月兔氣得耳朵快要豎起時,帽子屋特意插話,給雙方一個好的下台階。


咀嚼馬卡龍的柴郡貓,很快把它吞下,再回頭看帽子屋。「是嗎?我光是吃就好。」


知道是帽子屋的好意,三月兔沒理由不給面子,只能坐下來,眼巴巴看著他吃掉盤子裡的點心。「……想吃東西就回家吧,不要佔地方。」最後也不忘酸一句。


「正好柴郡貓趕上了,說來昨天我在房間裡找回一件東西,想在此展示給大家欣賞。」說著說著,眾人的視線回到帽子屋身上,而他便拿出一個絲絨小盒子打開,裡頭是一顆有姆指般大的紅色玻璃珠。「非常慚愧,花了點時間才想起它的來歷……是愛麗絲送給我的,這顆玻璃珠一直小心保存,也許藏得太好,差點忘記它的存在。歡迎各位鑒賞。」


「真品嗎?」

「帽子屋真的厲害……」

「是愛麗絲的!是愛麗絲的!」

「快點拿來,快點吧!」

話畢,帽子屋將盒子遞上,由右方開始傳過去。

客人們聽到是愛麗絲的東西,滿心期待快點傳到自己手上,希望能近距離一睹異世界之物的模樣。

在三月兔眼中,那顆只是有點像櫻桃的珠子而已,不懂愛麗絲到底有多厲害,連摸過的珠子,也能像鑽石一樣名貴,才不想跟他們擠著一起看這顆小東西,就算傳到自己手上,頂多看兩眼就還給帽子屋。


柴郡貓瞇起眼跪在檯上。「吶吶,那個喵,好像真的是愛麗絲的東西。」


「所以呢?」三月兔好不容易拿到茶壺,替自己斟點熱茶。


「不想去看嗎?」


「跟你沒關係。」沒瞧對方一眼,左手拿起茶托,右手拿起茶杯喝了口。


「當然跟我有關係喵。」柴郡貓擺擺尾,說得像理所當然一樣。


三月兔隨即皺眉吐舌,茶好苦。「呸…我啊…才不想跟你——」


「因為我曾經跟愛麗絲一起玩!」做出貓手捧住臉頰,露出甜美的笑容,然後悄悄爬近三月兔身邊。「愛麗絲的很多很多,我都看過,而三月兔——」


——卻甚麼都不知道喵♪

故意笑著提起最令他在意的事,因為你甚麼都不知道,無知才會覺得無聊。


三月兔坐著發愣,要是平日的話,老早拿茶壺砸下去,儘管多不甘心,也不想承認這個事實。

沒有回應對方,柴郡貓亦沒有窮追猛打,反倒靜靜趴在檯上,雙手捧住臉頰,一邊哼歌一邊踢踢腿。不久,眼見盒子快傳過來,立馬上前毫不客氣取出盒裡玻璃珠,用食指和姆指捏住,遞到三月兔面前。


「看,是愛麗絲的東西。」玻璃珠比桃紅的指甲,顏色更深,表面多一層光澤。「你看得出來嗎?在這裡?在這裡…在這裡喵!」把手偶爾向左邊,時而往右邊,像是逗孩子一般。


「……」三月兔乾脆撇過頭,這種激將法是沒用的。


「也是的……喵。」對方仍是沒有反應,柴郡貓失望的垂下耳朵,但下一秒又想到點甚麼而不禁起笑。「哈哈…你又怎能看出來呢?你連愛麗絲長甚樣都不知道


「夠了!」三月兔忍不住,揮開柴郡貓的手,動作相當大,嚇得柴郡貓往後跳。「整天說你不知道、你不知道!煩死了!」


「喵!痛痛痛……」柴郡貓裝模作樣緊握手腕,尾巴扭成一團。「三月兔真是粗魯喵!害我……咦咦?玻璃珠呢?愛麗絲的玻璃珠不見了!」


「不見了?怎麼會……!」

「難得看見愛麗絲留給大家的東西,實在太可惜了……」

「三月兔王子真過分……」

「帽子屋王子定然會很傷心。」

客人們都紛紛投以疑惑和不友善目光,茶會的氣氛急轉直下。


為甚麼?只是顆玻璃珠而已,根本算不上甚麼。

三月兔如此想著,在眾人的目光下卻不敢多話,而將視線轉移到柴郡貓身上,真的多虧這隻壞貓。


「哼哼……」餐桌另一邊傳來愉悅的輕笑聲,眾人回頭一看,帽子屋正半掩嘴巴笑著,並沒有因為玻璃珠被弄掉而生氣,甚至很享受它從出現到丟失的過程。「一道非常好的問題。當重要的東西突然消失的話,我們應該怎麼辦?」他扳出食指開始提問。


「當然是找回來吧!」

「帽子屋王子千萬不要傷心……只是不見了一定會回來。」

「真是的…整個茶會也搞砸了……」

客人沒有在意題目,而是想安撫帽子屋。


「答案類似如此……看著一件東西突然消失在眼前,真的很不可思議,我最喜歡了。」帽子屋優雅的一笑,然後站起來準備離席。「只不過,捉迷藏也要有完結的時候,珠子是圓的,早晚會滾回來,但是愛麗絲的話……愛麗絲她……」拉下帽緣,隱藏優雅笑容扭曲的瞬間,他抖動的手從外套裡拿出懷錶。

「喔呀,時間到了。」抬頭時一切像沒發生過似的。「今天感謝各位出席茶會,但愉快的時間過得特別快。我要先回去店裡工作,至於玻璃珠的事,就拜託兩位了。」


帽子屋提起禮帽,向騷動的主角們微笑行個禮,之後匆匆離開茶會現場。既然茶會主人沒追究,客人們也沒資格說甚麼,今天的茶會隨帽子屋離場,正式結束。

混亂的茶會會場裡,只餘下三月兔和柴郡貓,兩人不約而同互相對望,沒辦法了,是收拾殘局的時候。


「珠子~珠子~你在哪唷?」柴郡貓依舊坐在檯邊喊聲,看著三月兔在腳邊爬過,用尾巴不經意揮向他的屁股。「不小心喵~」


「嘖…!」三月兔懶得罵他,扶穩帽子,繼續在草地匍匐尋找玻璃珠。

就算破口大罵,玻璃珠也不會自己滾出來,而且柴郡貓一定會賴皮說,是你自己把珠子弄丟,和我沒關係。一切都是因為我們之間不存在「愛麗絲」,所以更加沒關係。

真的很不公平,我甚麼都不知道,連被踐踏過的青草都嘲笑我。


柴郡貓一臉疑惑偏著頭,三月兔居然沒還擊,一定是悶瘋了。從茶會開始不久,柴郡貓便躲在樹上,想聽一些有趣的東西,注意力卻落在三月兔身上。因為在大家高興地談愛麗絲的時候,只有他悶悶不落,最後還差點睡著——真的好可憐。

不笑不生氣的三月兔,一點都不有趣,如果能讓他變得更有趣就好。

抱著這樣的想法,柴郡貓現身於眾人面前,給三月兔一個驚喜,借帽子屋的東西來向他開了個玩笑,沒想到現在又打回原形,甚至心情更惡劣。


難道沒有令他提起精神的方法?

柴郡貓趴在檯上,單手托腮幫,左右緩緩擺尾,盯著檯下的三月兔,垂下左手抓抓對方。

不行,沒甚麼反應。畢竟他不是老鼠,反應沒那麼激烈。

翻過身以爬行的姿勢著地,弓起身子悄悄跟在三月兔後方,趁他不注意伸手搔搔垂下的兔耳。三月兔甩甩頭沒有在意,當第二次搔兔耳,他也沒有回頭,繼續無視背後的貓。


「喂——!」第三次終於忍無可忍,回頭大喝一聲。「別碰我!你不幫忙就滾!」


「蛤~?」柴郡貓蹙眉笑著,露出充滿嘲諷的笑容。「我何時說過不幫忙喵?是你不讓我幫忙,還要趕我走!」他裝作生氣豎起尾巴,心裡高興到不行,對方總算有點反應——但這樣還不夠喔。


三月兔對柴郡貓的態度有點愕然,想了想便盤腿坐在地上,雙手抱胸前。「好,我不趕你走,找不到玻璃珠,你休想離開這裡!」


「真的喵?」柴郡貓抖抖耳朵,雙眼圓瞪。「好唷!那我們不要再找珠子了!來玩來玩喵~」擺出貓手托住雙頰,只要找不到玻璃珠,便能無止境遊玩,迷失在二人的時間裡。


「真是的……喂!都說了找不到你別想——」


「好了好了,我們從哪裡開始?」無視生氣的三月兔,柴郡貓繞到他身旁,雙眼發亮似的注視某件垂下的東西,臉再湊近一點嗅嗅。「喵~你那裡看起來很好吃,我不客氣吶!」


三月兔還沒來得及理解說話的意思,耳朵隨之傳來痕癢感,感覺越來越強烈,然後一下輕微的痛感,仿如觸電一般。


咻…咻……

咻…咻嗯…啾啾♡

舔吮聲伴隨痕癢感而來,柴郡貓低下眼瞼,張嘴舔著垂下的兔耳。

舌頭由下至上舔,舌尖劃過兔耳每一處,貓舌想更深入敏感帶而抱緊對方的肩膀。三月兔沒有反抗,意識陷入混亂當中,無法理解柴郡貓的意圖,這惡作劇也太噁心了。胸口貼近,搭在肩的手往下游走,舌尖漸漸探近耳洞,那溫熱的氣息有著微妙的感覺。


「你好噁……呃!」想把對方推開,結果自己的腰忽然挺直了,靈巧的貓手已經伸進背後,揉弄圓滾的兔尾。


「嗯哼~很舒服喵?」柴郡貓眨眨眼,有趣的反應令他的手停不下來,不知不覺在三月兔體內醞釀出快感,而不得不往前乖乖趴著,雙腿夾緊,很自然抬高屁股。「太棒了太棒了!讓我們從背後的來」像是小孩子玩遊戲一樣,壓在三月兔身上,手不放開尾巴,一邊揉一邊輕咬兔耳。


「嗯哼…咕呣咕呣。」

貓的咀嚼聲。

頭一次覺得咀嚼聲能那麼色情,使人心跳加速。


「哼…啾啾♡」

像是吮著水亮的果凍,柔軟的唇不知從何時,由耳朵移往臉上。

和可愛的女生不一樣,是想要把自己吃掉。

說穿了,那是出自無意識的佔有。


「……好吃…喵喵喵

不要停,不要停。想要拼命忍著不發出聲音。

三月兔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,意識不斷掙扎,卻隨著耳朵和尾巴帶來的舒服感,想要放棄癱軟全身,心理和生理掙扎一直交替著,身體像配合本能而擺動,紅著臉低聲喘息。


這樣下去好像也不錯。

不需要任何言語,只要沉浸其中就好了,人生就是要多做點愉快的事,但對手如果是那隻貓的話……








……如果也能這樣跟愛麗絲玩就好了♡

語氣帶著玩味,三月兔幾乎空白的腦海中,忽然浮現柴郡貓如同新月般的笑臉。


愛麗絲甚麼,最討厭了。

三月兔努力使自己清醒過來,想用盡全身的力翻過身,結果情急之下扯住白色餐桌布,桌上的點心、盤子和茶具往下傾倒,散亂地上。

三月兔緊閉雙眼,心想這次要完蛋,他嗅到果醬餡餅的味道,帽子屋喝光的秋摘大吉嶺,帶酸味的沙津醬,大概全都糊到臉上了。

餐具和茶具碰撞碎裂的聲音,在那數秒後靜止,當他張開眼睛的時候,一個黑影正覆蓋在自己,柴郡貓跨坐在他身上,擋下了本應掉下來的東西。


「你……」三月兔頓時愣住了。


「喵…好髒……」柴郡貓甩甩頭,扭扭屁股,試著把身上的醬料和食物甩掉,可是仍有些黏在頭髮和臉上。「才不想當隻髒貓,愛麗絲會嫌棄我的……」舔舔手背再整理毛髮,感覺越抹越髒。


「哼,你也會怕人嫌棄的嗎?」三月兔雙手往後撐起上身。「又不是只有你一個髒,還好意思說話,死蠢貓。」


「不要說我死蠢喵!」


「死蠢!死蠢!」


「我好心替你解悶,你這髒兔還罵我喵!」


「現在是誰替誰解悶啊?剛剛你還……」

話說到此,三月兔霎時間想不出要怎樣形容剛剛的事。被玩弄了?細節記得不太清楚,只知道感覺好奇怪。「總而言之,你快想想怎樣收拾殘局!」


「看來心情好轉了呢……」柴郡貓低聲自言自語,自己也提起精神。「如果是說玻璃珠,我早就找到了。」


「在哪?」三月兔立馬挺腰坐好。


「哼哼~我怎會那麼簡單告訴你?」


「……」混蛋,臭流氓,三月兔板著臉不想說話,心裡不停咒罵他。「以為我不會揍你嗎?現在只有你和我,可以安心打架。」


「你到底是不是兔子?時計兔都沒那麼野蠻喵……」看到三月兔充滿殺氣的神情,柴郡貓有點卻步。「如果你哄得我高興,不僅能告訴你愛麗絲的事,珠子也會給你囉!」


「哄你個頭!快點還來!」


「沒問題的喵。」


柴郡貓鼓起腮幫,擠眉弄眼,舌頭在口腔裡打轉,噗的一聲嘟起嘴,雙唇吮住一顆紅色玻璃珠。三月兔嚇了一跳,剛才還好好的講說話,現在卻從口裡變出玻璃珠。趁三月兔嚇呆的空檔,柴郡貓撲上前再次將對方壓在身下,借雙唇把玻璃珠交還給三月兔。


「啾…啾啾……

為甚麼?

三月兔完全搞不懂是甚麼回事,喜歡和女孩子愉快地接吻,但跟討厭的貓接吻實在莫名奇妙。接吻發出誘人的輕哼,貓的舌頭在自己口腔裡打轉,玻璃珠隨接吻的動作拋動、變小,散發著甜膩的芬芳。

有點壞心眼想咬柴郡貓的舌頭,但隨著氣氛轉變,自己不知不覺配合起來,緊緊抱擁。輕閉雙眼聽著吸吮聲,嗅著食物的氣味,在熱吻當中,幻想自己是盤子上的點心,身心一點一滴被吃掉。

不需要語言,靠著身體享受如此親近的愉悅感,太棒了。

快感大起大落,身體仿佛由大變小,由小變大,精神恍惚的三月兔從深深的親吻中解脫。他抓住柴郡貓的雙肩,在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。








Eat me.








「事情就是這樣了。」帽子屋把茶杯輕輕放到茶托上。


「欸?即是怎樣?」坐在小圓桌對面的紅心偏偏頭。


「吃糖果,成人的茶會餘興。」


「呃…我是指那句話到底是甚麼?」紅心搔搔臉頰,雖然有點害羞,但還是想追問下去。「啊!如果帽子屋先生不方便說的話,不說也是可以的!嗯!我尊重你!」


「既然開口問了,我就告訴您吧。」帽子屋喜歡求知慾強的少年,爽快地答應了,然後站起來離座,走到紅心身邊,彎下腰在他耳邊說了那句話。


「……?」紅心挑挑眉。「為甚麼要這樣做?」


帽子屋看了看他的表情,意味深長地一笑。「看來您還沒到會臉紅的年紀呢。」


「甚、甚麼啦……如果這是帽子屋先生的命令,我會嘗試去做的!」


「非常好,但你真的知道怎樣做,親愛的紅心?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第一篇腐100肉湯終於煮好(痛哭)

貓兔大法好!!!你們感受到嗎!!!


回正題,貓想哄兔高興而做了一連串,他認為會快樂的事,之後變成去試探和碰觸敏感帶各種,最終就……嗯,不解釋。

至於最終說的那句話,算是對應回主題吧?もぐ もぐ是指咀嚼的聲音,所以整句解作兔子嚼嚼=吃兔子(xxxxxx)色情的咀嚼聲特別有愛……

貓兔初筆希望大家能吃高興,前文自己鋪得很爽,就當作是一個練習。最後私心加點紅心帽子安利,你們吃吧(喂)

最後希望紐扣桑不會嫌棄我的初筆,三次元一直耗MP拖了幾天不好意思,總之吃高興就好,貓兔萌萌der!

也歡迎各位同好勾搭!只要是兔也吃!帽子兔、紅心帽子、貓x雙兔3P通通都喜歡!

以上。

评论
热度 ( 11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