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不思議全員】不思議之國日常

※一定是柴郡貓x三月兔、紅心x帽子屋(逆可)



早就猜到今天的茶會沒那麼簡單。

不知從何時開始,三月兔跟帽子屋開起玩笑,自成一角,說著他們喜歡的事情。內容不需要仔細聆聽,因為從頭到尾根本是沒意義的文字遊戲,彼此樂在其中,偶爾叫旁人哭笑不得。


「帽子屋今天頭有變大嗎?哈哈,越看越大!」三月兔單手托住腮幫,看向身旁的人眨眨眼,語氣非常誇張。


「啊,給您發現了,我親愛的三月兔。」帽子屋裝模作樣的扶額回應。「工作忙,忙得頭暈了,但暈過去就變成沉睡的帽子屋,試問我怎能給這種事發生!」特意把事情講得很隱晦,但事實上不像有那麼嚴重,純粹是配合氣氛開個玩笑。「所以,我還是好好的坐著。」下一秒又恢復正常,挺直腰板坐好。


「哈哈哈哈哈,你有趣!」表現得反覆無常的帽子屋,讓三月兔不禁一邊大笑,一邊拍其肩膀,最後靠到他身上。「哇…你也許是奇妙之夢裡,我見過最棒的傢伙!」不忘蹭了幾下,再抬頭看對方。


低頭與三月兔的視線對上,露出一抹親切的笑容,簡短回應一句。「過獎。」


這人老樣子表裡不一,三月兔輕咬嘴唇偷笑。「哼,現在又裝謙虛了。再裝我就罰你吃了那個青豆餡餅!」


兩人這樣你講我笑,持續了一段時間,身邊的人都看在眼內。

三月兔在胡鬧時,不忘觀察某人的表情,以為會有甚麼新奇反應,結果他在把玩檯上的毛線球,大概沒瞧過三月兔一眼。


蠢貓。

三月兔不自覺嘖了一聲,反倒是自己臉色變得更難看,只好直接把臉埋到帽子屋懷裡。


「噯呀?」正在夾起方糖的帽子屋被嚇了一下,方糖掉回罐子裡。「請問…是有哪裡不舒服嗎?」


「喂…三月兔你啊!」紅心看見三月兔的舉動,氣得大喝一聲,難得今天成功搶到帽子屋身邊的座位,想多點親近仰慕的人,結果另一邊的搶先動手。


「……怎麼啦?」埋下臉的三月兔,聲音變得含糊,聽起來更慵懶。


「你、你……!」仔細想想的確沒甚麼,但紅心就是非常在意。

「…讓帽子屋先生錯過了下方糖的時機!你知道嗎!」結果隨便找了個理由,只想三月兔快點離開他的偶像。


「欸~?」聽到不得了的蠢問題,三月兔蹙眉臉向紅心,臉頰依然貼在帽子屋胸前,像是知道紅心發憤的理由而得意地笑著。「不下方糖就下辣椒,連這種常識你也不懂?帽子屋喜歡甚麼口味,我比你更清楚。說到底,紅心你呢……只是個小鬼。」


「甚麼小鬼!小心我揍……呃!」差點要上前揍他一頓,動手前想起帽子屋就在眼前,紅心馬上掩住嘴巴,先把說話吞回去。


帽子屋察覺到少年的小動作,於是好奇地偏偏頭。


「你剛剛說甚麼?說甚麼?告訴我吧。」紅心的弱點太明顯了,畢竟還是小孩,三月兔忍不住想繼續欺負他。


茶會變成了三人一小角吵鬧,連翻著書本的青虫都默默側目,把某些不快的鬥爭搬上檯面,真的沒關係嗎?雖然很想跟帽子屋說清楚,但既然茶會主人樂在其中…不,也許是沒自覺,那乾脆不要打擾好了。

他們幾個,才是世上最難解的謎團。


「哇…他們這樣真的沒關係嗎?」時計兔把青虫的心底話說出來,眼見紅心一臉為難,三月兔越玩越起勁,自己真的不曉得要怎辦。「柴郡貓要去幫幫忙嗎?咦?」剛剛在玩毛線球的貓不見了。


吵鬧中隱約感覺到奇怪的視線消失,三月兔悄悄看向某人的座位上。

不見了?到底跑去哪?

趁帽子屋安撫紅心時,三月兔坐在位子上,左盼右盼,再聽到後方草叢發出聲音,轉過頭的時候——






啾。

冷不防送上輕輕的親吻,然後揮揮尾巴,往轉身森林深處跑掉了。

三月兔雙眼圓瞪,在位子上愣住了,指尖輕碰下唇,那人的餘溫也跟著被帶走。花了數秒才意識到被偷親了,剛才沒留意到那人的表情,腦海裡卻浮現他如小惡魔般的笑臉。

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,他鼓起腮頰,臉頰泛紅。決定今天要把他抓回去揍一頓,之後簡短跟帽子屋交代一聲便直奔森林去。


「真的沒禮貌!就這樣跑掉!」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紅心,目送三月兔的身影一邊抱怨。


「去追逐自己喜歡的事物,年輕真好……」嘆了一口氣,捉迷藏也許是小動物間的溝通方式,作為一位紳士還需要時間去理解。「其實紅心你到這個年紀,應該會……感興趣吧?」


「咳咳……我啊,是以帽子屋先生為目標的紳士。絕對不會跟他們一樣孩子氣。」在偶像面前,故意裝出一副大人的腔調。


「嗯,那麼我理解了。」帽子屋默默摘下禮帽,換個坐姿跟紅心面對面。「大人啊,嘴巴最不誠實,我忽然想你當個孩子……來吧。」


正當帽子屋有所動作,青虫正好合上了厚重的書,兩人對話亦到此為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〈後記〉

兔:蠢貓蠢貓蠢貓!!!

貓:你別再踢我喵!痛痛痛!!

兔:你以為我是街上的女孩子能亂調戲嗎!!!

貓:你才是把帽子屋當作街上女孩調戲喵!變態兔子喵!

兔:甚麼變態!死蠢貓!我明明一直盯著你卻………

貓:喵?

兔:沒了……看著你就不舒服,我回家了,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好,我又管不住手騙更新。

天天貓兔身體好,糧碎先咬著,完整的糧先等一下(你有沒有另一句…)

本來想看貓炸毛,但炸多了就不好玩,我們需要釣污兔(x

到底要帽子紅心還是紅心帽子,我已經傻傻分不清,比較站後者,但還是隨心情吧……看著大人寵溺孩子的心態,我整個都幸福滿滿O<<

最後,持續寫著貓兔,跪著求紅心帽子的糧……被基友說我寫帽子兔比較好看,心情好複雜…只約茶友…

评论
热度 ( 16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