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夢100深夜六十分】玩偶(澄快真琴+納比特)

※前陣子就想寫,今天就順道(ry

※公主登場有


「不要。」

「甚麼不要?」

「不要我講第二次。」

「這樣不行嗎?我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啦……」

真琴板著臉雙手抱胸前,擺出決不讓步的態度,害澄快一臉不知所措。

公主夾在兩人中間,不曉得要怎樣才插話,本來今早氣氛還好,說好了要一起出門去玩,而事實上真琴根本不想出門,一直坐在床邊跟小倉鼠玩。不知不覺已經到午餐時間,澄快心血來潮想親自下廚,結果真琴狠狠駁回。


「這是你自己的問題,上次那鍋糊糊的和狗飯沒分別,要吃你自己吃,我和公主都沒興趣。」真琴冷哼一聲別過頭。


「太過份了!上次是我第一次煮的咖哩啊……雖然有點煮過頭,但我吃得好飽!」


「隨意找東西填飽肚過活,就是你這種人,別把我和你混為一談。」


「呃…你們……」公主雖然習慣了他們的溝通方式,但再吵下去可能會僵持好幾天。


「看,她認同我的說法呢♪」真琴笑著眨眨眼。「跟我一起說,澄快煮的咖哩最難食了♪」


「澄快煮…呃…不對。」被真琴牽著鼻子走,差點跟著唱出來。「說來我沒吃過澄快煮的咖哩。」


「那是妳來之前的事吧?放心,這次會做好吃的咖哩!」澄快挽起袖子說道,對自己非常有信心,為了得到兩人認同,這次要好好加油。


「甚麼?妳想清楚喔?」真琴心裡百萬個難受,但依然保持笑臉質問公主。「雖然妳難受的表情非常棒,但如果是因為吃到難食咖哩……我會好傷心啊。」一邊說一邊抓起公主的手,臉頰湊近,裝作關懷說出心底話。


「那、那個……這次可能會變得好吃的?我很期待呢。」公主靦腆一笑,也希望真琴再給對方一次機會。「而且——」


「好~既然妳都開口了,澄快你要是再煮得那麼難食,就叫公主打你屁屁再趕出家門♪」真琴扳出食指憑空揮了半圈,一想到有機會罰澄快,心情忽然變好。


「呃…失敗了的話,妳不會真的打我吧……?」那明顯是真琴的惡趣味,澄快知道不是沒可能實行,於是一臉擔憂看向公主,真的像即將被主人遺棄的寵物。


「我相信澄快沒問題的,要加油。今天我——」


叮噹——

門鈴響起,本來在輕鬆開玩笑的兩位王子,馬上提高警覺。


「喔?我去開門。」公主在踏進玄關前,已被真琴拉回來,然後看見他用下巴指指澄快。


澄快按照真琴的指示,放輕腳步走到玄關,透過防盜眼窺視外面的狀況。真琴靜靜等待澄快的回應,可是澄快似乎有點摸不著頭腦,想回頭但又離不開防盜眼,最後被真琴用拖鞋砸中了才回頭。

澄快一臉困惑,指手劃腳想表達自己看到甚麼,真琴沒耐性去理解,只用看勢表示是否敵人,對方便搖搖頭。


此時公主輕輕拿開真琴的手。「沒關係的。」輕聲說了一句,然後走上前,繞過澄快打開門。


「姐姐——!」門外有人大喊一聲。


「歡迎你,納比特。」公主低頭向某人打招呼。


是誰?站在原地的真琴,看不見門外有其他的身影。


「喔?是速遞送的禮物嗎?」澄快隨之鬆一口氣,看見公主抱著一隻布偶進來,便順道關上門。


「居然有禮物送給妳?」真琴挑挑眉,稍有些在意,直到他看見公主懷中的兔子玩偶。「呵,是兔子。如果是活的話——」


「啊!有沒見過的王子殿下耶!」懷裡的兔子玩偶忽然瞇起眼,舉起雙手說話。


「……!?」真琴和澄快嚇得愣住了。是活的?


「嘿!」兔子從公主懷中溜出,雙腳著地,從毛冷背心裡掏出一個和自身差不多大的紙箱。雙腳一蹬跳到箱上,用力踏了一下,紙箱自動增加兩層,如摺疊的小舞台般。「王子殿下你們好!我叫納比特!今天也想變成王子喔☆」納比特露出小兔牙高興地笑著,身邊還會噴出小花。


「這是來自口袋樂園的納比特,前陣子我一直帶著他去旅行,讓他見到更多王子完成夢想。」公主上前摸摸納比特的頭,補充一句。「納比特,他們是我之前提過的真琴和澄快。」


「挖…這小傢伙居然會動,嚇得我掉了根煙草。」澄快蹲下來仔細觀察眼前的玩偶。「剛剛你好像說了甚麼王子?」


納比特用力點頭。「嗯!我想成為王子!澄快王子要教怎樣能個好王子嗎?」


「蛤?不要叫我王子了,叫澄快就好……再說,我們的國家已經沒了皇族制度。」


「澄快澄快,我不太懂?」納比特挑挑眉偏著頭。


「就是不會有國王、王子、公主甚麼的,讓你失望不好意思……」眼前是個對王子身份有憧憬的孩子,澄快雖然不情願說出真相,但之後才讓他失望,恐怕會更加過意不去。

「總之就……唉,真琴你要不要幫忙解釋?真琴?」叫了兩次都沒回應,當轉過頭的時候,只見真琴兩眼放空,默默走近澄快身邊。「喂,真琴——」










好可愛啊!!!

澄快站起來之際,真琴立馬跪下抱緊納比特,不斷蹭蹭揉揉。

「哈哈哈…和小時候媽媽送的玩偶一樣,綿軟軟的!而且還是活的活的♪」


啊,好可愛。

公主和澄快心裡一起感嘆。


「蛤啊?真琴王子?」納比特霎時間傻眼了,任由對方摸抱。


「你最好少點講人話,要記住自己是兔子♪」臉上掛著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,再放下納比特,捏捏臉頰。「既然是小動物,就該乖巧一點,做甚麼王子根本沒半點好處。因為——」


「因為?」兔子抖抖耳朵。


「會死的。」真琴忽然嚴肅起來,在自己國家裡所謂的王子,只背負著悲慘的命運,身為皇族要苟且偷生,到處逃難,真的可悲至極。「不論是保護他人還是被保護,都難逃悲慘的命運吧?所以你想當王子,真是莫名奇妙喔♪」


「喂,真琴你別嚇他吧……」澄快跪到他身邊。


「對…現在的真琴不是還活著嗎?我們會在你身邊的。」公主也同樣跪在兩人面前,圍著納比特。


「沒關係的!」納比特再次露出招牌笑容。「雖然不是很懂,但阿維王子說過,王子是要守護國家和重要的人!我是不會輕易被打倒的!還會保護好真琴和澄快王子!」他高興緊握的拳頭,表示那份決心。


真琴扶額冷笑著。「……保護我?我為甚麼要一隻玩偶來保護我?」


「因為真琴王子是我的朋友!」


「……喔?」本來想說「誰要跟你做朋友」,但看著那張可愛的臉份上,真琴默默把話吞回去。「好吧,如果想保護我,你先替我阻止澄快煮出難吃的咖哩。」話畢,真琴站起來甩甩手,便回到床邊跟倉鼠玩。


「真是的,不是說好了要給我機會嗎?」澄快小聲地抱怨。


「咖哩?咖哩是甚麼?」


「咖哩是一種由多種香料調制的醬汁,一般會伴隨肉類和飯一起吃的。」公主簡單講解。「當然,日式咖哩裡偶爾會加點薯仔啊、胡蘿蔔之類——」


「啊啊啊胡蘿蔔!」納比特雙眼發亮的舉手。「我最~喜歡胡蘿蔔了!姐姐能煮一個全是蘿蔔的咖哩嗎?我有帶上好吃的胡蘿蔔跟大家分享啊!」話還沒說完,他連忙從腳下的紙箱中掏出小蘿蔔。


「所以真的要加胡蘿蔔嗎?」澄快好像領悟了甚麼,接過小蘿蔔。


「只要加入胡蘿蔔,甚麼都會變得美味唷!」


「好吧好吧,有了你的胡蘿蔔,這次我的咖哩就不會被嫌了!謝謝,納比特!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〈腦補劇場〉

真琴:納比特,你不是說要成為王子嗎?我現在就賜你王子的能力,要來體驗一下嗎?(走到身後)

兔子:好的!我已經準備好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真琴:只要你揮動手指,那個路人便會隨之擺動。來試試吧♪

兔子:嗯!看招!!!(揮揮揮)

真琴:<O>_<O>(操控路人左搖右擺)

兔子:啊!我成功了!!!

真琴:哈哈,恭喜你。^^(棒讀)

澄快: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手好冰打字慢所以超時了(ry

先不要問我why推了奇怪的組合wwww就只是想寫寫www

真琴和澄快的情況比較特別點,希望兔子能一邊踩雷一邊拆雷吧,我相信這治癒的小兔可以的!

本來之前計劃寫篇短文,讓納比特跟他們相處久一點,現在就圓滿了w有機會再寫寫他們三個,三隻都超喜歡的(//艸//)

定番謝謝真琴聚聚,謝謝兔子(?)我也想吃澄快咖哩!一定很好吃的!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31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