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帽子紅心】二人獨處的星期天

※腐向注意,捏造有

※後方貓兔注意

※互動命題題目

①給壞孩子的懲罰

②二人獨處的星期天

③強制送還



一次又一次被戲弄,但紅心實在不甘心選擇繼續追趕。

愛麗絲的頭髮特別柔順,香香的,聽說是因為她經常被花朵摸摸頭。

愛麗絲的笑臉很甜美,天真無邪,聽說是因為還是個小女孩。

愛麗絲的行為舉止特別有趣,我們沒辦法理解,聽說是因為如此,才令不思議之國形成。

全部都是聽說,而假話講三次便會成真,不管是真是假,紅心第一秒會相信,但下一秒知道講故事的人不懷好意,又令少年卻步了——無論如何,在那反覆猜疑和相信之後,紅心並沒放棄任何得知愛麗絲事蹟的機會。


「嘖,混蛋……!」紅心追著對方的身影,穿過森林來到熟悉的領地裡,眼前是名為「梅森‧瑪德內斯」的摩天樓。今天是星期日,理所常然掛著休息的牌子,可是某人強行闖進去了,牌子都掉到地上,玻璃門也硬生生被打開。「可惡,絕對不能給你在帽子先生的地方搗亂!」


那該死的柴郡貓。

平日老是突如其來出現在茶會上,儘管帽子屋一臉不要緊,紅心還是在意到不行,幾乎每次都來搞砸氣氛。越想越氣,為了親手教訓他,攝手攝腳走進大樓裡。

本來是想正式點,透過門口的通話器,先跟帽子屋打招呼,但再浪費時間便會給柴郡貓有機可乘,於是一切以行動為優先。步進大堂,紅心不需要動腦想柴郡貓在哪,不遠處有一張笑臉停留在半空,眨眼間又消失了,然後升降機門打開。


紅心直奔上前進入升降機內,看著按掣搔搔頭。

突然傳出噗的一聲,其中的「7」字按掣前噴出一顆愛心,嚇了紅心一跳,下一秒升降機門關上,到達所屬樓層,叮一聲打開門,這裡是其中一個帽子展示廳。

有提示的捉迷藏真的無聊,而且帶有某種惡趣味,腦裡不禁想到,要是三月兔在的話,一定會把這個樓層鬧得整個翻轉,直到揍到柴郡貓為止——紅心現在也想這樣做,不過這裡放置了帽子屋的心血結晶,要小心點才行。


「……出來!躲起來也沒用,柴郡貓!」紅心在展示櫃間徘徊大喊,四處張望,身邊有很多沒見過的帽子。


「喵?」其中一頂帽子晃動。


「在這裡!!!」紅心跑上前拿掉帽子。「咦?」而帽下甚麼都沒有。


「到底是誰在躲誰呢?」背後傳來柴郡貓的聲音,角落不知甚麼時候,出現一頂桃褐相間的大禮帽,約有一個成人高度。


「當然是你躲我吧!」對方明顯是躲在裡頭,紅心趕過去,雙手環抱大禮帽,把它整個翻倒。「……怎麼?」結果帽下又另一頂禮帽。


「笨~蛋~」帽下再次傳出柴郡貓的聲音。「紅心,你躲在哪裡了?躲起來也沒用喵~」


擺明是要戲弄紅心,紅心一氣之下繼續掀禮帽,直至抓住柴郡貓為止。

一頂又一頂,一頂又一頂,各式各樣的禮帽,從桃褐相間、小麥裝飾、時鐘印花、水藍毛球、單邊眼鏡等等都有,透過反覆掀起的過程,帽子如同俄羅斯套娃,款式變化越多,外型越小。

紅心都不知道掀了多少頂帽,眼花繚亂,沒注意到自己已深陷帽子海裡。


「請問,你在做甚麼?」

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,憑那獨特的腔調,馬上知道是店主本人。


「……!」紅心立馬回神過來,被身邊的帽子堆嚇得目瞪口呆,記憶中頂多有數十頂帽子而已,為何轉眼間帽子會淹沒整層的一小角。「哇哇!帽子屋先生!?」來不及想那麼多,別過身便看見站在不遠處的帽子屋。

「那個、那個我……柴郡貓他!」話還沒說完,他看見一張笑臉與帽子屋擦肩而過,升降機的門隨之打開。


拜拜喵。

柴郡貓的身影漸漸變得清晰,他站在升降機內,借唇型說話,再揮揮手向紅心道別。


「喂……!」紅心來不及喝止他,升降機門便關上。「可惡……」


帽子屋掃掃自己的肩膀,然後看著紅心偏偏頭,不禁嘆了一口氣。「嗯嗯,沒想到你也有荒謬的一天唷。」語氣有點無奈,已經沒時間思考那麼多,乾脆跪下來,將手杖放到地板,開始收拾帽子。


「咦?不、不是這樣的,帽子屋先生!」紅心臉色大變,跪在帽子屋身邊。「聽我解釋!我不是故意的——」


帽子屋手裡捧著禮帽,臉無表情回望他。「甚麼叫不是故意?」


「呃……那些帽子的確是我翻滿地的,不過——」


「所以是故意的喔。」帽子屋瞇起眼微笑著,語氣和平日一樣溫柔,卻令紅心更忐忑不安。


無可否認,不論有沒有柴郡貓在,動手的始終是自己,也被對方親眼目睹。「……是的。」唯有默默低頭承認,希望對方不要生氣。


這麼可愛的孩子唷。

帽子屋悄悄窺視紅心,那表情真的好有趣,讓他半掩嘴巴笑了一笑,然後替他戴上手裡的帽。可惜因為頭圍不合,禮帽套住了紅心半張臉,帽子屋連忙扶著帽身,紅心則雙手捧著帽緣抬頭,兩人的視線隨之對上。

「不是量身訂造的,果然沒辦法戴得好看。」


「那有空……」能替我做適合的帽子嗎?這句話一直放在心上,沒有說出口。


「這裡存放的展示品,有不少經典的尺寸和帽型。」沒待紅心回應,便把他頭上的大禮帽摘下。「沒想到久久沒開放,心血來潮到這裡整理,卻變得一團亂呢。」


「心血來潮?」


「嗯,該怎麼說呢。像鵝媽媽不用回頭,也知道有小鵝走丟了一樣。」

像第六感告知我,你會來啊——帽子屋隨意打了個譬喻。

「你整理帽子的方式有點粗暴,放置久了的成品,有些裝飾和細節得要修復一下。」


紅心只理解到後半句意思而搔搔頭。「……真的對不起。」


「我接受你的道歉,不過壞孩子的懲罰時間,現在才剛開始。」


帽子屋提起手,紅心已經有了被教訓的覺悟瞇起眼。

手輕輕覆在對方的頭髮上,來回撫摸,紅心漸漸瞪開眼睛抬頭,此時帽子屋的臉湊近了,距離一下子拉近,直到頭上的禮帽帽緣頂到紅心的額頭。帽子屋笑了一笑,似乎有點尷尬,於是單手扶著禮帽,偏著頭再湊近一點。

猜不透對方下一步要做甚麼,心跳隨著距離拉近,跳得越來越快,像是按照本能般,雙唇微啟來配合他。


「啊啊啊啊!」鼻尖輕碰的瞬間,紅心嚇得整個往後摔倒,地上的帽子都飛起來。


「嗯?沒事嗎?」帽子屋眨眨眼,苦笑著伸手把他拉起來。「接下來要麻煩你一起把這裡收拾好了。」


「是、是的!這件事我會負責任,請交給我吧!」話還沒說完,紅心開始把地上的帽子拾起,一手抱著十多頂。


「……責任嗎。」真是令人尷尬的說話,使帽子屋單手托臉頰,盯緊他的背影,仔細想想某個問題。「這樣明確也許是件好事。」站在原地自言自語,同時反覆提醒自己那回事。


「帽子屋先生,這些要放在哪裡?」不久紅心已經兩手捧著一堆帽子回來。


「讓我想想,從款式到製作日期的話——」


帽子屋開始逐一為紅心介紹他的作品,材料、做法、價錢到設計靈感,有時甚至連為何要做出來也忘記,要不含糊帶過,要不扯到其他問題上,然後把帽子放上展示櫃。

紅心樂於聽帽子屋講故事,幾乎每一頂帽子都有它的故事,就算站到腿酸也堅持站在他身邊,一邊仰望著,一邊為他遞上帽子。

回想起童年的事,現在的場面仿佛做夢一般。


紅心小時候已經學會偷偷溜出城堡,到各個領地去玩,某天偶爾來到瑪德內斯的森林深處,被那高聳的建築物吸引著。

梅森‧瑪德內斯,摩天樓前的木牌如此寫著。

遠距離已經看見不少大人在那裡聚集,難道是在開派對?

個子小小的紅心走近櫥窗,發現那是家店鋪,裡頭放著很多精緻的帽子。店員都非常忙碌,大人們都在選購帽子的時候,有名身穿白西裝的金髮男子走近,紅心立馬低下身,把頭縮回來,躲在窗下方的矮牆下。

小手抓緊櫥窗邊,悄悄探頭偷看,金髮男子正為數名客人展示手裡的帽子,隔著玻璃完全聽不到他們在講甚麼,所以視線放在少年身上。一撮柔順的金髮垂在肩上,細長美麗的眼睛,甜美的笑容,只能用漂亮來形容。

男子將帽子戴到自己頭上,轉過身展示的時候,發現了躲在窗下的孩子。兩人視線對上,彼此都愣住了,下一秒男子對他行了個禮,紅心反射性立馬嚇跑了。


自此,紅心知道帽子店裡有個很漂亮的哥哥。

是漂亮的沒錯,紅心那時只知道好的東西,都能用漂亮和美麗來形容,因為只要對侍女說漂亮,那天的早餐會特別好吃,管家會有點尷尬,但早餐依然好吃,點心同樣豐富。

直到某天,家庭教師帶著糖果來跟紅心聊天時,教會他對男性要用帥氣來讚美,也希望紅心會當個帥氣的王子。但紅心對帥氣的定義還是很模糊,至少他覺得眼前的老師不帥氣。


沒有理會老師的給他的新課題,冒著給媽媽痛罵的危險,紅心又溜出城堡,去了梅森‧瑪德內斯找那名金髮男子。

也許假期剛過了,店裡人流沒那麼多,紅心站在玻璃門後探頭,左盼右盼,金髮男子坐在店鋪的角落,於工作檯前動手做一些東西。看不清楚在搞甚麼,紅心猶疑了很久,終於鼓起勇氣踏進大人才去的地方,特地放輕腳步,又故意避開店員視線,努力接近男子身邊。


「歡迎光臨!」店員特地從櫃台走出,來到紅心身邊,嚇了他一跳。


「啊哇哇哇!呃…我……」戰戰競競轉身看著店員,不曉得要怎樣回應,深怕不是大人會被趕出去。


「那是我的客人。」金髮男子放下手裡的半成品抬頭說道。


「原來是帽子屋王子的客人……好的,請到那邊。」店員伸手示意紅心往對方身邊走。


帽子屋王子?


看著紅心一步一步走近,帽子屋隨手拉了張椅子到自己對面。「你終於都來了。之前一直看見你在外面,是發現到店裡有甚麼意想不到的東西嗎?」


「那個…我…嗯……」紅心全身僵直,站在椅子旁邊。


「喔?讓我猜猜是甚麼……櫥窗的大蜘蛛足印?第十三頂魔法帽子?還是站著不打算坐下的小孩子呢?」


「對、對不起!」紅心一踹跳到椅子上坐好,雙手放大腿上。


「沒關係,因為前陣子店裡很忙碌,沒辦法招待你進來,害你一直站在外面。」帽子屋偏頭笑著,笑容非常親切。


「好…好、好的!」不知何解一直沒法好好說話,能那麼近距離面對對方,紅心緊張得把褲子抓得皺巴巴。


「謝謝你。能請教你的名字嗎?」


「我叫紅心!特拉比亞的王子!」


「特拉比亞的紅心王子,幸會呢。大家都叫我帽子屋。」


「……啊啊帽子屋先生你好!」像吃了口糖果似的,心情放鬆了,然後視線投到檯上的東西。「你剛剛在做甚麼嗎?」


「對,這是明天的急件,雖然跟客人解釋了手工方面的問題,但他仍然堅持明天要用,有種熱鍋上的螞蟻,還要被潑點水的感覺呢。」帽子屋無奈地聳聳肩,很自然再次拿起半成品工作。


「欸?螞蟻嗎?」


「溫水煮螞蟻的話,不曉得會先淹死還是熱死,但總比直接乾燒的好吧……燒焦的味道,我在焦糖身上嚐過,它的味道一點都不好。」他一臉為難搖搖頭,把帽身縫合起來。


「焦糖?」焦糖被他說成人一般,那到底是別人的名字還是真正的食物,弄得紅心一頭霧水。「我好像沒過,上星期的早餐倒是有吃到新鮮蜂蜜!」


「哎呀哎呀…新鮮蜂蜜不是跟你一樣嗎?甜的,甜的,甜的,是美味小孩子該有的味道喔。」帽子屋拋了一下媚眼,以唱歌的腔調回應。


「我好吃?嗯…謝謝。」


「你把它當作贊賞收下,我真的非常高興,很懂事呢,紅心。」


對話像此沒完沒了,那時年幼的紅心很難聽懂帽子屋說話,當然,到長大後亦沒有完全聽明白,也許是所謂大人的語言吧。不過,第一次坐在帽子屋身邊,親眼看著他縫制帽子,那不可思議的體驗到現在也沒有忘記。

裁布俐落,每一個下針位和間距都非常精準,連捏住針的手勢都格外優雅,讓紅心看得出神了,那雙靈活的手仿佛施了魔法般——好帥氣,頭一次在他人面前如此感嘆。

帽子屋聽到紅心的讚美,表示有點意外,帽子本體已經做得差不多,然後他邀請紅心試著在帽緣放上最後的裝飾。


「而這一頂好像是仿製品來的?我記得不太清楚了。」

回憶到此,帽子屋手裡拿著不知第幾頂帽子,似乎遇到了難題。


「這是……像溫水煮青蛙的帽子屋先生所做的。」就算是仿製也好,紅心還記得這頂帽子。


「不,是螞蟻。」


「欸?螞蟻嗎?」


「……」

兩人不約而同看向對方,陷入沉默,他們彼此都有記住相識的事情。


當時邂逅的兩人,身高相差了不少,到現在紅心長高了,並肩站在一起時,不能再視他為孩子。

這意味著甚麼?已經不只有心的距離拉近。

帽子屋默默轉向紅心,兩人面對面,這次沒有說不完的話題,僅是在沉默當中,再次拉近彼此的距離。

下一秒,踏前一步,手裡的禮帽掉到地上,仿佛連最後的防線都越過了。











「然後呢?」


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。」


「紅心,既然你暗戀了我那麼久,像煮熟的蘋果一樣,姑且讓我親一口吧~啾啾啾~」


「噁心死喵!!!」


三月兔以熟練的動作將紅心抱在臂彎裡,模仿帽子屋的語氣,作勢要親下去的時候,柴郡貓忽然跳出來踢了他一腳。

「挖……你搞甚麼啊!」紅心趁機逃到一邊,只餘三月兔往前趴著翹屁股,回頭只見柴郡貓在偷笑。「蠢貓你沒事滾回森林好不好!」


「我每天都忙著找好玩的東西,沒想到聽到有趣的東西喵~」一邊說一邊坐到三月兔翹翹的屁股上。「繼續吧~繼續吧~」


「你超煩的居然偷聽我們說話!上次的事還沒跟你算帳!」紅心雙手叉腰說道。「而且我就說沒然後了!」


「你快點下來!誰要給你坐著!」三月兔氣得翻過身,甩開柴郡貓順道還他一腳,結果落空了。「你滾!」


「我怎能就此滾呢?紅心不是沒把故事講完嗎?」柴郡貓沒理會三月兔的話,站在紅心身邊,用貓尾掃過他的肩膀。「帽子屋可是非常狡猾的壞人,像蜂蜜一樣甜的紅心,早就被吃乾淨喵~」他不禁舔舔舌頭湊近。


「沒,帽子屋先生不會吃人的,你也別做些噁心的表情。」


「小孩子真的沒趣喵……我是指那樣的『吃』——喵!」話說到一半,貓耳被三月兔扯著拉到另一邊。


「你覺得帽子屋會像你那樣,隨街亂撿蛇尾吃嗎?天天發情的公貓好噁耶。」看到柴郡貓痛苦的表情,三月兔心裡暗爽,故意裝作嫌棄的表情吐舌。


「發不發情和你沒關係喵,倒是你天天只會去玩拉拉機,母兔都不想跟你玩了~」


「那是角子機,只要贏了的話想要甚麼都可以,我不怕沒母兔來跟我玩,公兔也不是問題。」三月兔調皮的拋一下媚眼。「今晚要來見識嗎?哎,我忘了你每晚都要一個人蹲森林,真可憐。」


「好了好了!你們都別吵!」紅心終於忍不住把他們叫停。


「那下文呢?」兩人同一時間轉向他。


「呃…真的要說嗎?其實我都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……」


「身體你自己的,怎會不知甚麼事?難道帽子屋……天啊,沒想到他那麼糟糕的!」三月兔雙手緊握拳頭,滿腦子糟糕的妄想,但到底是下藥還是怎樣,只能等當事人來解答。


「帽子屋先生說了句話,然後把我送回城堡。」


「噓——」兩人互相對望,然後大聲喝倒彩。


「喂,你們噓甚麼!」


「一定是紅心不好吃喵……」


「雖然不想認同蠢貓,但……真的好難吃。」


「你們這樣好過分啊!我甚麼都沒做,卻被你們這樣說!」紅心越來越摸不著頭腦,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事,兩人反應落差卻那麼大。


「你就是甚麼都沒做才過分,這樣你長大之後必定後悔。」三月兔挑挑眉,左手叉腰,右手戳戳紅心的胸膛。「我猜帽子屋一定是說,啊,我還是送你回家吃奶比較好。」


「你自己配的台詞有沒有再爛點!他是這樣說的——」


而另一邊廂,正在下午茶的帽子屋和青虫,也提及同樣的話題。


「你度過了一個非常充實的週日啊。」


「是的。」帽子屋左手拿盤子,右手捏住杯耳,喝了口紅茶,順道回味當日的事情。


那個人,今天心情很好。

青虫默默觀察著對方的舉止和表情變化,由此推斷出一件事。「是預計之中的事?」


「如果說沒有偶爾只有必然,會不會太自信了?」


「你向來都非常自信的。」青虫露出淡然的笑容,吸一口水煙,在這數秒間讓彼此有足夠時間思考如何回應。「不論是對自己的作品還是交際手腕也一樣。」


「喔?我何時變成你口中的自信家了。」他放下手中的茶具。


「用狂妄會不會適合點?」


「謝謝,我好喜歡。只是瘋狂不足,妄想過剩會很危險呢,所以保持這樣也不錯。」


「你對甚麼東西的妄想,大得要用瘋狂來壓抑,我非常好奇。」


「嗯嗯,是秘密。所以猜謎時間又到了,一個孩子要長大到甚麼階段才會令人對他瘋狂?」


「挺有趣呢,是下午以後,黑夜之前?」


「差不多了,太酸不行,太甜不行,要剛剛好的。」


「嗯,按自己想法選擇食用期,看似沒錯,但站在別人的立場就……」青虫有認真對待這個謎題,但仔細想想謎題的背後,只是出題者在鬧脾氣而已。「總而言之,有些事情要自行面對呢。」


「不要。」回想起那天把紅心送走前留下的話,心中的底線變得更加堅固,就只有這個不能輕易讓步。







——在我視你為大人之前,是時候回去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因為我拖稿,把他們關起來兩個星期了。(你好意思)

從收拾帽子、回憶到帽子掙扎起來,說到最後還是不想對紅心動手,不過彼此的回憶建立在那久遠的時光是沒意思,紅心早晚要長大,那就能正式發展了。

雖然紅心還是搞不清楚,又沒有太大反應,但確定了雙箭頭就好,年齡差的戀愛…好…好好好……O<<

難得憋出糧,貓兔必須有!!!你們不能反對!(醒醒)

嗚嗚嗚嗚嗚嗚紅心真的好可愛!麻吉小天使TTTTT每次寫他都被治癒,就算遇瓶頸我都願意!!!快點跟男神談戀愛吧!!!愛慘甜甜的帽子紅心!

我想吃更多糧嗚嗚嗚嗚!同好快來搭訕我!先來糧一口!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4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