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腦洞/不思議全員】魔法少年紅心☆不思議~帽子屋篇~(上)

※強行定番腦洞,魔圓PARO

※滿滿的帽子和紅心互動

※愛麗絲登場有




「回去別跟班上的同學說啊,帽子屋前輩。」


就像作夢一樣,認識的同學,熟悉的街道,轉眼間變得陌生。紅心右肩披上紅色斗篷,手持長劍與食夢獸作戰,眼前仿佛故事書裡的場景——英勇的紅心王子。

這是帽子屋有生以來,第一次目擊真正的不可思議,仿如夢境卻確實發生和存在於現實世界,使他內心激動不已。

與食夢獸的戰鬥結束,紅心馬上回頭確認帽子屋有沒有受傷,還催促青虫過來幫忙。

只是少許擦傷,能用魔法治好的。紅心笑了一笑說道,以溫暖的手覆在傷口之上,魔力使掌心散發微弱的光。


這個世界真的存在著魔法?

看著手背的傷在溫暖的微光之下漸漸癒合,帽子屋不得不相信魔法的存在。


帽子屋在一星期前出院,並轉到目前的學校繼續學業。

經長期治療後,精神明顯比以往穩定,能重返學園,也就是恢復正常的生活,帽子屋既期待又高興。忘了到底和外界斷絕多久,在醫院裡只是一直閱讀書櫃上看不完的書籍,全是豐富的故事和精美的插圖,和課本作業完全是另一回事。

和想象中的生活不一樣,很努力跟上學習進度,嘗試和身邊的同學溝通,但各方面仍然有著莫名的差別,感覺自己已經脫離了現實世界。

不論在醫院、家裡還是學校,去哪都是一個人,身邊就只有那些重覆翻閱的故事書。


「帽子屋前輩,今天青虫做了美味的飯盒!」

唯獨是這孩子,特別親近帽子屋,喜歡聽他講故事。


回神過來已經是午飯時間,而自己依舊呆在角落。「這真的叫人期待。」


「前輩你沒事嗎?是不是被昨天的事嚇倒了?」紅心眨眨眼,偏著頭問道。「不用怕的!無論是多難搞的傢伙,我都能打倒…咳!」他用力拍打胸口,結果拍痛自己了。


「哎呀哎呀……你自己要小心點。」


「沒事的,前輩跟我來吧!」


沒有拒絕紅心的理由,很自然被他拉住手帶出教室,身邊的人大概會笑自己,為甚麼要給這孩子牽著鼻子走。不過,這怎樣也沒關係了,就算他現在不是主角,也許之後會成為他人生命中重要的角色。

兩人來到學校天台,學校天台保留西式建築風格,被通花鐵欄所包圍,像置身精緻的小牢寵中。柔和的日光從上方傾注,香煙的煙霧在光之中消失,順著縷縷白煙看過去,青虫叼著煙管,坐在小圓桌前等候,上面放著煙瓶、茶具套裝和精緻的飯盒。


「來了!」紅心把帽子屋帶上前,然後為他拉椅子。「坐下吧,帽子屋前輩。這裡的飯盒可以隨便吃!」將餐具和飯盒整齊擺放向對方面前。


「喔?很少見紅心那麼殷勤的……是為甚麼呢?值得思考一下。」青虫看見客人來了,便把煙管和煙瓶放到一旁。


帽子屋不經意看著煙瓶裡液體,顏色鮮豔,不曉得是液體本身的顏色,還是有色玻璃的光澤影響,仿佛能看見有數種顏色有裡頭打轉。


「呃…不就……因為帽子屋前輩好帥!我想請他吃我親手製作的飯盒,不可以嗎!」


低下頭一看,檯面上的飯盒,配菜簡單,以海苔、雞蛋和其他蔬菜拼湊成圖案,是個戴著白色禮帽,帽緣以紫色花朵點綴,握住手杖的人偶。

「這是……?」


「這是我理想中的帽子屋先生。怎樣?這食材有點難搞,還是本人比較帥。」紅心緊握拳頭,兩眼放光般看著對方。「之前一直聽前輩講愛麗絲的故事,在做飯盒時便試著構思帽子先生的形像了!做出來超眼熟的,說不定在夢裡曾經遇過傳說的帽子先生!」


「是因為我講的故事?」我說的話能改變他人?真的不可思議。


「這就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嗎?」青虫一邊說一邊拿起檯下的布袋,掏出裡頭的保溫瓶。「但怎麼樣也不能茶飯不思,思想和幻想無法徹底滿足生理需要。」扭開瓶蓋,倒出熱騰騰的茶注入茶杯。「請。」


「欸!說好的梳打呢?吃午飯沒小瓶梳打是怎麼回事!」


「經常喝汽水有甚麼特別意義嗎?」青虫偏頭反問。


「沒喝梳打總覺得人生缺少了甚麼……」紅心再不喜歡也要乖乖坐下吃飯。「前輩先來喝茶吧。」


「那個……」帽子屋盯著茶杯皺起眉頭,半掩嘴巴,對他人來說,是難得一見的表情。「我想喝新鮮的茶,保溫瓶讓茶的味道變得很噁心……」


「咦?那麼我去教員室借熱水,很快回來!」話還沒說完,紅心已經飛奔回校舍裡,天台只餘下兩人。


有點特別的人呢。

青虫再次拿起煙瓶,開始注意坐在對面的人,昨天被食夢獸引誘到結界裡的帽子屋,現在活得好好的,精神也不錯。

帽子屋察覺到自己被注視,無法忘記昨天與紅心並肩作戰的青虫,眼前的他和平常學生無異,到底他是甚麼人?


「對了——」兩人同時開口質問。

青虫好奇的眨眨眼,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,帽子屋有點猶疑,兩人四目相交,陷入數秒的沉默,直到其中一方再次發問。


「昨天的事很不可思議對嗎。」青虫的語氣十分淡然,比起疑問,更像看穿了對方的想法。「我可以把知道的都告訴你,儘管還有很多謎團仍未解開……」


「能用『不可思議』來形象這件事情……你真的有趣。」帽子屋露出親切的笑容。「一般人只會問『你害怕嗎』、『那事情是不是很奇怪』,雖然我那時真的很驚訝,但回想起來並沒有那麼恐怖,讓我開始對這個世界有點希望。」


青虫微微點頭,吸一口煙再慢慢呼出。「不思議的魔法為世界帶來希望,理論上受害的人和食夢獸的出現會相對減少。」身邊瀰漫著淡淡的白煙,添上點點神秘感。「只是……單純減少,並非最有效的方法。」


「啊…所以是怎樣的一回事?食夢獸是甚麼東西?」


「柴郡貓。」青虫說出一個熟悉的名字。


「愛麗絲裡的柴郡貓?」


「是的……我的意思是,既是柴郡貓又可能不是。所以你知道黛娜嗎?」


「嗯嗯,愛麗絲的貓。」


「就是那一種關係,既是黛娜也是柴郡貓。」青虫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托著下巴。「神出鬼沒被玩弄得一塌糊塗,最後卻是自己養的貓——」


今天很多人在叫我喵~

一把高八度的聲音從帽子屋背後傳出,一根貓尾巴輕掃過他肩膀。


「真的有貓?」帽子屋立馬回頭,貓尾圍著脖子一扯,兩人視線對上,僅是鼻尖輕碰的距離。


「喵喵喵~沒見過的人,卻叫著我的名字喵?」突然出現的少年好奇地眨眨眼。


此時隱約聽到急促的腳步聲,通往天台的門啪一聲打開,紅心抱著熱水壺和茶包大口喘氣。

「呼…對、對不起……嗄嗄…終於借到熱——喂!柴郡貓你在幹麼!」看到眼神奇怪的場面,紅心立馬上前,隨手用水壺砸走柴郡貓,柴郡貓收回圍巾,高高興興的跳到一旁。「離帽子屋前輩遠點!」


「前輩?鄰班的人喵?」柴郡貓單起腳,兩手握拳模仿貓手的動作。「那就太好了!今天你跟前輩去玩,我就去找愛麗絲~」


「你別想獨佔愛麗絲!」紅心用握槍的手勢拿住水壺指向對方,而下一秒意識到太失禮會影響印象,於是清清嗓子,轉身替兩人泡茶。「對了,前輩,今天下課後有空嗎?我介紹一個可愛的女生給你認識。」


「喔?」帽子屋不太清楚狀況,注意力全集中在眼前新鮮泡好的茶。


「當你見到愛麗絲的時候,你便會知道她是世上最可愛的人!」


可愛?帽子屋困惑的皺起眉頭。

「……我認識的愛麗絲,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少女,還穿著淺藍色洋裝。」


「但現在的愛麗絲只能穿白色喵。」不知甚麼時候,柴郡貓轉眼間來到青虫身邊,雙手捧著臉頰靠在圓桌邊。


紅心伸手扯著對方的兜帽。「你說甚麼穿白色啦!她是沒辦法才穿成那樣子,之後我一定會用零用錢買衣服送她!」


「耳朵不行喵!」柴郡貓雙手拉緊兜帽。「反正你心情好才會來找愛麗絲喵!」


「好了,先安靜點吃飯吧。」已經吃了一半飯盒的青虫,忍不住喊了一聲,兩人馬上停下保持一段距離。


「甚麼叫心情好才找愛麗絲?要不是因為食夢獸,我昨天一定能趕上探病時間的!」


「昨天?那麼…真的很抱歉,讓紅心錯過了探病時間。」帽子屋低頭道歉,要不是自己遇上食夢獸,便不會連累到其他人。


「欸、欸!請、請不要向我道歉,帽子屋前輩!」紅心嚇得連忙甩甩手,然後不好意思的搔搔頭。「明明不是前輩的錯,而且收拾食夢獸是我們不思議少年的責任,是為正義而戰!」對自己特殊的身份抱有使命感,相信昨日被困在結界裡的不是帽子屋,他亦會捨身救人。


「紅心做得非常好!」

紅心正想跟帽子屋說過獎了,回神卻發現那把聲音,不屬於他們當中任何一人。帽子屋眨眨眼,環視四周,最後感受到背後的視線而回頭。

「昨天辛苦你們了!」

只見一隻白兔,用兩腳站在後方的花圃前。白兔頭上有撮鬈曲的金毛,穿著米黃色長袖毛衣,身上有一串金色鐵鏈,揹住與身體差不多大的懷錶。


「兔子?」灰藍眼睛的白兔很稀見,這個造型不禁讓帽子屋想起,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時計兔。


「啊,午安,時計兔。」紅心走上前彎下腰,跟白兔打招呼,順道摸摸他的頭。


「是上次的白兔喵!」柴郡貓像發現了甚麼似的,撲過去抓住白兔的耳朵,使牠雙腳懸空。


「柴郡貓不要這樣!」時計兔扭動身體掙扎,身上的鐵鏈噹噹作響。


「是不要停?喵喵喵~」


「這樣是不好的!紅心來幫幫我好嗎?」


然後,紅心和柴郡貓的吵鬧並沒停止。

本來對時計兔充滿好奇心,下一秒帽子屋觀察到一件奇怪的事。兔子會說話是可以接受,只是時計兔的嘴巴一直沒動過,大家卻聽到牠說話,真的好奇怪,嘴巴變成了裝飾品似的。


「放開你的手。」紅心從柴郡貓手上搶回時計兔抱在懷裡。「像你這種普通人別碰牠。」


「嘖嘖,你又有甚麼特別喵?」


「啊。」時計兔雙手搭在紅心的臂上,注視著身邊的帽子屋。「初次見面,帽子屋。」


「……咦?你怎會知道我的名字?」


「所有人的事情我都知道,而且我會為你實現所有願望的。」時計兔抖抖耳朵。「你有得到的東西嗎?或者想成為怎樣的人嗎?」牠從紅心的懷裡掙脫,以靈敏的動作跳到圓檯上。「不論是金錢、權力還是奇蹟般的事情,都絕對可以實現喔!」



——跟我簽契約成為不思議少年吧!


這樣就能跟紅心他們一樣嗎?甚至想要得到整個世界也可以?

希望與奇蹟的魔法,也許真的存在,同時徹底改變他的一生。


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


而我到底想得到甚麼?

帽子屋把學校的瑣事拋諸腦後,滿腦子在想該許下甚麼願望。

在來學校之前,一直在醫院過著空虛的日子,一個人躺在床上,一個人看書,一個人吃下午茶,不知不覺使他對外界的熱情丟失,霎時間想不到自己渴求的。


從剛才到離開醫院,已經有一段時間,同行的兩人沒說過半句話,紅心有點擔心帽子屋,最後忍不住開口。「帽子屋前輩?」


「是的?怎麼了?」


「嘿嘿,前輩是不是被愛麗絲的美貌迷倒呢?她真的超~可愛!睡著了也很可愛!」


你肯定她只是睡著了?

不敢反問紅心,特別是剛才在病房發生的事情,整個氣氛都急轉直下。

不知道是誰送來的禮物,本來靜靜坐在愛麗絲床邊的柴郡貓,突然像發瘋一般,翻倒踐踏含羞草盆栽,撕破所有布偶,大吵大鬧。三人無奈之下,立馬將柴郡貓抬出醫院門外。

青虫拋下一句「你們先回家吧」,然後和柴郡貓留在醫院外某角落,紅心大概猜到是說教時間,帶著帽子屋轉身就跑。


「不知道哪天她能醒來呢?那個白癡柴郡貓說,只要跟她接吻,愛麗絲的魔咒便會解除,根本是兩回事啦!」紅心沒被剛才的事影響心情,繼續自話自說。


「你們不是會魔法嗎?為甚麼不讓她醒過來?」


「呃……我們的魔法主要是跟食夢獸戰鬥,至於叫醒愛麗絲這件事,我倒是沒想過……」紅心雙手抱胸前偏著頭,很快又想到解決方法。「啊!說不定時計兔能幫忙呢!只要柴郡貓向時計兔許願,愛麗絲便會……不,這樣不行啊!到時愛麗絲會喜歡柴郡貓的…絕對不行!」


「……你覺得愛麗絲會感激柴郡貓?」雖然不知道愛麗絲是怎樣的人,但帽子屋對此做法稍有保留。


「這是當然的吧!愛麗絲的家人都會感激他,哎…這樣越想越糟糕,但時計兔似乎來者不拒,之後還要跟那蠢貓當同伴……」


「那由你親自向時計兔許願?」


「我們許願的機會只有一次而已,所以要考慮清楚……可惡,真的不甘心!為甚麼我一開始想不到要叫醒愛麗絲!」紅心抱著頭,腦內開始想象愛麗絲醒來,第一眼只看著身邊的柴郡貓,那些童話故事的王子公主,愉快地生活下去之類的。


「紅心許了甚麼樣的願望,能告訴我嗎?」


兩人佇立於夕陽映照的街道上,帽子屋對紅心微笑著,對他的秘密感到好奇。也許是夕陽帶來的微溫,那抹笑容特別溫暖,帽子屋柔順的金髮,唇角美麗的弧度,在橘紅襯托之下,有種說不出的美感。

噗通噗通,噗通噗通。

忽然緊張起來,心跳加速。

紅心走近帽子屋身邊踮起腳,帽子屋把齊整的髮鬢撥到耳廓後,側著頭靜心傾聽他的秘密。


「……噗。」帽子屋半掩嘴巴笑著。


「哇哇哇帽子屋前輩居然笑我!!!」紅心氣得鼓起腮幫,像個小孩子一般。


「哎呀哎呀…對不起呢,只是不曉得替你不值,抑或是……太可愛了?」帽子屋甩甩手,沒有收起笑容的意思。


「呃…這、這…等等!這是在誇我嗎!」沒想到被尊敬的前輩贊美,紅心雙眼圓瞪發愣。


「嗯嗯,紅心是好孩子。」伸手摸摸對方的頭,頭髮很柔軟,不由得多摸幾下。眼前人能夠許下如此有意思的願望,相比之下自己想得太膚淺了,因為一己私欲而強求奇蹟,說不定會帶來更多的厄運。


紅心整個人都出神了,直到帽子屋提起手,他才有所反應。臉無表情轉過身,站穩馬步,緊握拳頭,閉眼深呼吸一口氣。

「嗚啊啊啊啊啊啊啊今晚不洗頭了——!!!」無法按捺心中的激動,放聲向著大街喊了一聲,惹來街上所有人的奇異目光。


「……紅心?」


「糟…對不起!」又再一次失禮了,只好連忙俯身道歉。


「沒關係,但保持個人衛生是很重要的,頭髮那麼漂亮柔軟,要好好保養喔。」


「知道。」明明是帽子屋的頭髮更漂亮,但若果以同樣的贊美回應,感覺好像是在講客套話。「對了,聽說前輩目前自己一個人住,我能去你家參觀嗎?」


「參觀?當然可以。」從沒邀請任何人到家裡作客,第一位是那麼可愛的小客人,使帽子屋滿心期待。「除了故事書,你對帽子感興趣嗎?我父親是帽子設計師,家裡有不少作品,有空我也會幫忙做成品。」


「好厲害!原來前輩那麼手巧會做帽子!請務必帶我去參觀,我馬上跟媽媽……呃!現在幾點了!」回頭看太陽快下山,紅心試著從書包掏出手機看時間。


帽子屋則伸手進校服外套的口袋,掏出一個精緻的懷錶。「快六點了。」


「大件事!晚了回家肯定被媽媽罵死!那麼我要先回去,前輩再見!」話還沒說完,紅心綁緊鞋帶直奔街口,快速走了幾步又轉過身,向帽子屋揮手。「下次一定要去前輩家裡玩啊!明天見!」


帽子屋眨眨眼,正要揮手回應時,對方已經轉身跑了。

目送紅心的身影,心裡忐忑不安,很久沒試過這種感覺,有很多話想跟他說,不管是聊他還是自己的事也好。

帽子屋也許料不到,錯失了這次機會之後,注定以後再沒法聊下去。


——要是道別的話,大概又會回到從前那麼孤獨。


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


自從那天開始,心裡總有不好的預感,但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心裡的不安感便漸漸淡忘,跟紅心和其他朋友過著平穩的日子。

一起吃午飯,下課去玩,偶爾一起溫習,研究愛麗絲的故事,辦私人茶會——全都是帽子屋以往無法體驗到的,不再是一個人了。

然而,幸福愉快的日子非常短暫,食夢獸的數量莫名激增,只有紅心和青虫來應付,實在吃不消。之後從時計兔口中得知,一星期後將會有超巨型食夢獸來襲,要做好作戰準備,否則它將會吞噬整個世界,全世界將陷入永恆的噩夢之中。


四人間的氣氛明顯有變,除了不知情的柴郡貓外,其餘三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。帽子屋不太理解這回事,亦幫不上忙,之前跟在他們身邊,想一起打倒食夢獸,結果只會拖後腿,普通人果然無法介入其中。


「今天不用去找食夢獸嗎?」在廚房裡洗盤子的帽子屋,不經意問道。


「青虫好像說甚麼癢癢……」


「以戰養戰?」


「對,比較麻煩的是,只要戰鬥的話,魔力便會有所消耗,食夢獸持續出現,我們真的只能戰到半死……」坐在茶几前的紅心趴到檯面。「希望我手上的悲嘆種子能撐到後天吧。」


帽子屋抹乾雙手,打開冰箱拿了一瓶飲料,步出廚房走近茶几前放下。「要相信自己喔。」


「嗯……啊!小瓶梳打!」本來像死魚一般,抬頭看到最喜歡的飲料,立馬打開蓋子,一飲而盡。「呼!我會加油的!如果這世界被毀滅,不僅是小瓶梳打,就連帽子屋前輩,還有媽媽……」聲音越來越小,開始有點猶疑,無法想象世界毀滅的瞬間。


想鼓勵一下那孩子,但似乎快要弄哭他,帽子屋苦笑著坐到他身邊。「還記得嗎?儘管紅心女王多橫蠻無理,愛麗絲還是反抗到底。」冰冷的手輕輕握住對方的手。「對小孩子來說,大人無理的要求,又或者過於沉重的使命,實在太殘酷了。但是,為了你想守護的事物,要堅持下去。」


「愛麗絲嗎……」


「對,說不定你打倒食夢獸之後,醫院的愛麗絲會醒過來,到時可以請她到我們的愛麗絲茶會了。」


「對,茶會……為了大家……」紅心吸吸鼻水,用袖口擦擦臉頰。「甚麼食夢獸我才不怕!」


「非常好,為我們勇敢的紅心王子鼓掌。」帽子屋高興地笑著,為眼前的小王子鼓掌三下,然後扳出尾指。「說好了,回來之後要開個永不完結的茶會呢。」


「嗯!說好了的!」兩人尾指打勾,許下諾言。


——像是詛咒一般的約定,屬於帽子屋的一人茶會永遠無法結束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好,終於有坑了。

好喜歡魔法少女小圓,每套作品都必須寫這梗,你們阻不了我!!!

長期住院的帽子屋經治療後,終於能康復出院,過一些正常人的生活。但因為與外界長期缺乏接觸,跟身邊的人無法溝通,開始陷入自我厭惡的狀態,而被食夢獸所引誘,危急關頭被同班的紅心所救,成了人生最大的轉捩點。


紅心視帽子為崇拜對象,帽子把紅心當作弟弟般寵愛,兩個都很可愛(艸)

QB是誰我想了很久,貓不太適合,只好交給白色的(ryyy

青虫理性派還能斷頭好好好,柴郡貓可能在帽子屋篇會少點寫,三月兔登場留待之後的篇章(如果有的話)

至於之後會發生的事,大家都懂先不要破梗……所以寫不寫下一篇還在考慮當中(喂)至少先肝完帽子屋篇再算,想寫好多好多紅心小天使TTTTT

不思議小夥伴快來奶我一口TTTT

最後,謝謝捧場(艸)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6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