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惡癖/帽子青虫紅心?】紳士繚亂 -變裝-

※俺得崩壞段子,請自行避雷

※腐向,女裝、足襪與敏感描寫注意

※如有不適真的要關掉,有甚麼副作用我不負責,我很認真的




「對了,之前是在談把貓放鍋子裡的事嗎?」


「……已經談到貓從鍋子裡翻倒了。」


「結果貓是死了還是活著?活著該連皮都沒了。」


帽子屋坐在床邊,無視眼前人的舉動,談笑自若。

他一直在講自己對脫皮貓的見解,而站在全身鏡前的青虫,一邊聽著一邊脫下衣服,銀灰的髮絲垂在肩上。真的諷刺,忍不住回望他,仔細想想所謂的脫皮貓,不是指自己嗎?

鍋子翻倒了,連同謎底一起傾倒檯面,當鍋底裡那些有的沒的都被翻出來,帽子屋會特別亢奮,不單單是沉溺在勝利的優越感。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兩人間充滿趣味的猜謎遊戲,變成奇怪指令遊戲。


我勝了,來做些愉快的事獎勵我。

起初,並不覺得是被命令的一方,那張笑臉誤導了青虫,單純以為是孩子向自己討糖果,毫無防備接受了。

好不容易套上厚重的裙裝,在裡頭掙扎了一會,直到穿過袖子,厚重的布料垂下。透過全身鏡,看著頭髮凌亂的自己,有點搞不懂是怎麼回事,很不習慣,只觀察到較厚的布料,使長裙較有質感和良好的垂直感。


「這樣好了?」更衣完畢,馬上戴好單片眼鏡。


「不太好,穿了等於沒穿似的。」帽子屋嘆了一口氣,默默走到青虫身後。「你這樣子令人很擔心呢——」語尾有意無意拉長,指尖輕碰他的頸背,沿著視線由上劃至下,像是能勾劃出脊髓模樣,每一節都能從指尖感受到。


青虫打了一個冷顫。

平日看著帽子屋,用那雙靈巧的手製作帽子,如果這雙手真的會魔法也不意外,那指尖輕劃的觸感,有種無法言喻的感覺。

不過,重點還是自己沒留意到背後的拉鏈,這樣光著背部,對某些人來說真的跟沒穿差不多。

「沒想到要你來擔心。」


「如果我的事,是你能預測到的話,這次就不會輸給我。對嗎?」帽子屋輕哼一聲,似乎有點得意洋洋,但沒有拒絕幫青虫一把——畢竟這是個愉快的過程。於是小心翼翼把長髮撥往前,然後拉上拉鏈。


「不否認,但正是預測不到才有趣。」衣服漸漸變得貼身。


「哇,所以這件衣服跟你很合襯,真有趣啊!」帽子屋抓緊他的雙臂,把頭靠到他肩上,鏡裡漆黑的長裙幾乎覆蓋全身,欠缺一般女性的曲線。「差點忘記了,還有這個。」從衣帽架上拿下白圍裙,站在後方仍能以熟練的方式為他穿好,在腰後打上蝴蝶結。「茶會有女僕小姐在的話,可以加強點氣氛。」


「只是為了搞氣氛,你會否太用心?」隨手抓抓長髮,敷衍了一句,偶爾很佩服他能對身邊的事物如此費神,和整天對著陳舊書籍的自己不一樣,「魔法師」就是一般人無法理解,受眾人傾慕——在親友眼前卻會有孩子氣的一面。


「能把你這句話解作別有用心的話,那我在你心目中會變得更特別了。」從旁探頭窺青虫的表情。


是哪來的小孩子?惡作劇之後,特別在意對方的反應。


「你只是無數謎團的其中一個而已。」無奈地雙手抱胸前,這位朋友的確特別,只是並非唯一的。「好了,接下來有甚麼要注意嗎?」忽然想念家裡翻到一半的書籍,想早早了事回家。


跟認真的人玩遊戲特別有趣,因為他們會非常守規則,按著你希望的步伐去走下去,至於能否得到理想結果則是未知之數,對此有所保留,不想當青虫口中的自信家。

「請以主人稱呼我,為我服務。」


這次換青虫有所保留,說話和解謎一樣要小心謹慎,但明明只是一場遊戲,為甚麼會有抗拒感,抗拒同時亦受好奇心驅使,想知道立場和身份不同,一個稱呼會帶來怎樣的結果。


兩人間陷入數秒的沉默,帽子屋無奈的低下頭。「喔?連踏出第一步都做不好,會令人非常失望呢……等等。」視線停留在青虫赤裸的雙腳上,像是發現了甚麼似的,特地拿起靠在牆邊的手杖,掀起他的長裙。

「噢…怎會這樣的?」帽子屋單手掩住臉頰,裝作痛苦的表情,連手杖都丟開了,帶著不穩的腳步扶牆到衣櫃前。「我的天,你這樣是傷害了我……啊,不,好像是忘記拿了。來,請穿好它。」從衣櫃取出一雙純白膝上襪後,心情馬上平復了,然後遞上前給對方。


對帽子屋偶爾「病發」見怪不怪,接過那雙膝上襪後,青虫的臉色變得更難看。眉頭緊皺,嘗試拉扯手中的襪子,意外地富有彈性,使青虫欲罷不能的反覆拉扯。「這種物料好特別呢,伸縮力強,手感亦不錯。」


「為了配合腿部曲線,這是必須的吧……老實說,你不覺得這樣好可怕嗎?至少對一個帽匠來說,伸縮自在實在太不可思議了。」


「但你要我把這不可思議的東西穿在腿上。」越害怕越好奇,然後把自己的快樂建築於他人身上,青虫心裡不停在抱怨。


「我理想中的女僕,是不能缺少不思議的元素。」


「如果你說這是規格,我可能會考慮接受。」


「好的,這是我眼中正規女僕需要的,請穿上。」在青虫想乾脆坐在地上穿襪時,帽子屋把他帶到床邊,請他坐好。「需要幫忙可以告訴我。」


沒待青虫回應,帽子屋早已拿走他手中的襪子,支單膝跪下。

本來想回答帽子屋隨意就好,反正拒絕和質疑只會帶來更多麻煩,於是任由帽子屋掀起裙襬,做他喜歡的事。

帽子屋首先把襪子往外捲,然後右手小心翼翼托住青虫的腳跟,左手將它從腳趾開始往上拉。那瞬間冰涼的觸感從趾尖,隨著襪子一直往上,當襪子與肌膚緊貼時,冰涼感很快消失,像變成皮膚的一部分。帽子屋的手帶領著襪子套上,間接在撫摸對方的腿,最後手停在大腿內側。


身邊的人一直低下頭,青虫無法清楚看見他的表情。

帽子屋把左手縮回來,特地換個角度,抬高青虫的腿,讓腳掌朝向自己的臉,似乎在觀察甚麼,青虫便好奇的彎下腰。


「哎呀哎呀。」帽子屋立馬用手抵住他的腳掌。「你該不會是想朝我臉上踩吧?」


「……我並沒這意思。」身體往前便很自然會踩過去,於是乖乖坐好。「你是發現了甚麼嗎?快點告訴我吧。」


「真的那麼想知道嗎?」


肌膚的顏色,腳掌的輪廓和肉的豐盈程度,全都在白絲襪之下若隱若現透出。

可惜,美中不足。


鼕鼕。

叩門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。


「請進來。」房間的主人回應一聲。


「嗄…嗄…帽子屋先生!我回來了!」外面的人打開門進來,是跑得氣喘吁吁的紅心。「我…已經按照帽子屋先生的吩咐,完成了今天的目標了!」他一邊說一邊走近,不一會兒才注意到床邊的人。「咦!這個不是青虫嗎……怎麼會…!」


「歡迎回來,親愛的紅心。」帽子屋裝作沒事發生過,上前迎接紅心,從褲袋掏出手帕遞上。「辛苦了。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?」


「沒有不舒服。完成今天的跑圈特訓後,我好像變強了耶!帽子屋先生替我安排的特訓,超有效!」紅心接過手帕抹抹汗,順道報告今天的成績。「呃…手帕洗乾淨會交還的!」


「非常好,先坐下來休息吧。」


很少見他那麼殷勤。

被放置一旁的青虫,察覺到事情有新發展,儘管有點小心眼,但不排除帽子屋又有甚麼新點子,畢竟這男人實在太狂妄了,至少在青虫眼中是如此。


「謝謝,帽子屋先生真的又帥又體貼呢……我會學起來,讓愛麗絲更加欣賞我的。」紅心毫無防備,坐在旁邊的椅子上。


「體貼的好孩子,誰都喜歡。」在他跪下的同時,不忘跟可愛的孩子聊天,分散注意力。


「真的嗎?那就好了!只要我一直……咦?帽子屋先生?」紅心感受到腳掌有涼快,才低下頭一看,發現鞋子被脫了——今天由對方特意準備的黑絲襪,沾上汗水變得又熱又濕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〈後記〉

紅心:欸欸欸欸((( ;゜д゜)))帽子屋先生!?

帽子:沒關係的,我完全不介意☝( ◠‿◠ )

青虫:……(O‸눈 )

帽子:你們兩個,不論是黑是白,是死是活,我都可以的☝( ◠‿◠ )☝

青虫:到底帽子屋的腦袋裝著甚麼,雖然值得我們去猜想,但我想先回家把最後一章的故事先看完再講。來,紅心,今晚要麻煩你來我家幫忙打掃(´Oω-` ) -C<(/;◇;)/~<紅心:帽子屋先生!!!!!



好啦!!!我成功報復社會!!!

近期刷票刷到有點瘋,好想看女裝好想玩襪子!謝謝青虫!他很適合女僕服,會玩的一定玩英式女僕!長裙prpr!

其實還有很多●癖大開的東西想貼,怕被檢舉還是先吞到裡BLOG再講(你)有時間想擼整套不思議之國的制服系列,帽子屋與他的制服小夥伴^q^

紅心黑襪褲水手服啊嘶我還想看布魯瑪booooooooooooooom

评论 ( 45 )
热度 ( 17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