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夢100深夜六十分/貓兔】催眠

※腐向注意,少量帽子紅心

※催眠狀態、敏感描寫有,地雷注意

※極限死亡六十分系列,肉修正有



「這樣真的沒問題嗎?三月兔看起來很辛苦……」


「的確呢,嘴巴一直張開卻沒辦法說話,意外地安靜。」


「嗯嗯……這東西看起來還挺嚇人的。」


時計兔雙眼圓瞪,一臉好奇凝視眼前的三月兔,他雙手被反綁在椅背後,雙腳跟椅腳緊綁,戴上帽子屋準備的口枷,嘴巴強制擴張卻無法說話,這個仿如刑具的東西,真的叫人大開眼界。

三月兔開始有點精神恍惚,口部充斥酸軟感,舌頭癱軟,唾液沿著下巴滴落,經一番掙扎後感到格外疲倦,呼吸節奏漸漸放緩。心裡不停詛咒身邊的帽子屋,覺得這人不是變態就是無聊過頭,無顧把自己從茶會中抓回房間,還跟時計兔串通,不曉得要做甚麼事情。


「聽說那位女王的城堡裡,有類似的刑具,不過很久沒用了,砍頭比較快,而且能看見紅色。你知道嗎?紅色總是叫人非常興奮。」帽子屋在三月兔身邊踱步,一邊把玩手中的玻璃小瓶。「問題來了,那白色呢?你覺得白色怎樣?」


時計兔抖抖耳朵回頭。「白色的話……是給人乾淨的感覺?」


帽子屋輕輕搖動小瓶,觀察奶白色液體的流動,然後皺起眉頭。「會嗎。」沒有反問的意思,而是否定了。「實際答案我們留待之後揭曉,接下來有勞了。」


「好的。」時計兔從褲袋掏出一條鑰匙,以繩子綁住垂在三月兔面前。


「拜託你頭腦稍微清醒點吧。」帽子屋用手杖抬起三月兔的下巴,使他的視線範圍能看到鑰匙。


左右,左右,左右。

你現在覺得非常累。


左右,左右,左右。

放鬆下來,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,然後乖乖睡覺。


左右,左右,左右。

再次喝下這東西的時候,你便能醒來了。


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


都怪你,全部都是你的錯,馬上滾回森林。

在悠閑的下午,獨個兒在樹上趴著,忽然想起某人的說話。

昨日柴郡貓如常跟三月兔吵架,可是關係不知不覺惡化,逗弄三月兔非常有趣,而且他被作弄之後,賭幾盤贏了錢便會消氣,請各位大吃大喝。近期不知道是錢輸多了還是怎樣,特別容易生氣,每次找他玩,他都像汽球般一次比一次脹大,結果昨天爆炸了。


就此為了些小事互揍了一頓,甩甩袖子,連掛在手腕的鑰匙都不見了。

被三月兔趕跑時,都會賭氣說還有很多人陪自己玩。找青虫大概會在書堆悶死,帽子屋只會講些一堆沒趣的,紅心太蠢了不好玩,時計兔怎樣逗也不給懷錶,與其跟睡鼠擠著一起午睡,倒不如回森林算了——沒了愛麗絲,最後剩下自己一個人。

世界從愛麗絲消失之後,開始變得面目全非,但深信她回來的話,一切都會變好,而在等待的期間,連這些打發時間的傢伙都沒了,會更難活下去。

那麼,先為自己下次的惡作劇打下伏筆吧。


柴郡貓走出森林,前往熱鬧的瑪奇布羅大街上,每次接觸人群都覺得很不自在,馬上找了個位置跳上屋頂,穿梭於屋頂之間,尋找三月兔的身影。不久,在服飾店附近發現三月兔的身影,他氣沖沖在街上走動,左盼右盼,似乎是在找甚麼東西。柴郡貓觀察了一會,抓準時機跳下去攔截他。


柴郡貓從屋頂跳下來,有力的尾巴捲住陽台的欄杆,呈倒吊狀態出現在對方面前。「在哪裡喵~在哪裡喵?」


不明物體從天而降,嚇了三月兔一跳,停下腳步,回神才發現是那個討厭鬼。「啊,是你……」眉頭緊皺,語氣非常不爽,按捺著怒氣,這是兩人見面指定的反應。


「就只有我才能嚇倒你。」柴郡貓翻過身,雙手和雙腳同時著地,緩緩站起甩甩頭。「怎樣?和前幾天一樣,看起來心情特別差的喵,要來一起玩嗎?」貓尾豎直,期待他的反應。


「呵,是你說的啊。」仿佛鬆了一口氣,三月兔臉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
「喵?」柴郡貓反應不過來,三月兔突然撲上前抱緊他。


三月兔按住對方雙肩,踮起腳在耳邊溫柔地呼叫他,並輕輕親上貓耳。「啾~傻貓♡」


「喵喵喵!!!」柴郡貓嚇得全身僵直,毛管豎起,腦內一片混亂。


「還以為你跑去哪裡呢,來來來,今天去哪裡玩?」拍一下柴郡貓的屁股,由下至上擼一下硬直的貓尾,順勢用修長的手指把玩尾端,再牽上他的手。


「喵……!都、都說過尾巴不行!你這樣超過分的喵!」沒想到會被玩弄,柴郡貓氣得甩開他的手,尾巴豎直且膨脹起來。「因為一瓶難吃的果醬而氣我那麼久,真是小氣兔子!」


三月兔挑挑眉,臉色微變,輕咬下唇,準備下一秒要開戰。

「哼♪」然而他笑得比剛才更開心,環抱柴郡貓的腰。「你看你,越氣越傻,果醬甚麼砸了就砸了。現在我很無聊耶,快陪我玩吧,或者先來——」說著說著,輕閉雙眼,臉開始湊近。


「你才不是三月兔喵!」柴郡貓用貓掌抵住他的臉。


「我?倒是傻貓你沒事吧?」


「怎麼看有事的是你……」


「還是說……你變心了?」三月兔頓時失笑,雙手垂下。「我們在一起那麼久,你居然……?」


「是吵鬧了很一段時間沒錯……」不理解對方的話而搔搔頭。「你那是甚麼表情?」


別過臉,嘆了一口氣,那個反應已經是最好的證明。「……被翻盤了呢。」


「喵喵喵?那是……輸了的意思?我們的遊戲還沒開始,誰知道誰會贏。」


「還沒開始嗎?明明都一起很久了……啊啊,我太失策了,傻貓一定是缺乏新鮮感!那今天要玩刺激點!Jackpot可逃不掉了!」


三月兔再次提起精神,主動牽著柴郡貓的手到處跑。

在服裝店前,三月兔提起某次衣服被對方換掉的惡作劇,為店員和其他客人帶來不少麻煩。而糖果店裡,故意把糖箱全部翻倒的,也是柴郡貓所為,害三月兔在糖果海中好不容易爬出來。之後為了被搶去的帽子,三月兔追到珠寶店,差點能將那貓鎖在玻璃櫃,結果又心軟把他放出來。


每件事都講得像發生了一樣,身邊的柴郡貓卻沒半點印象。

有想過問深入點,或者直接敲敲三月兔的頭,看能不能令他清醒點,但看見他玩得那麼高興,不知不覺便打消了念頭。如他所說,一起吵鬧了很久,柴郡貓卻沒見過他這模樣,該說是幸福嗎?

和平日那種看垃圾般的眼神不一樣,能深深感受到某種溫柔傾注而來,用臉頰蹭蹭撒嬌,主動餵食冰淇淋,十指緊扣逛街——不可思議之國甚麼都有可能。


「當然吧,這裡可是不思議之國,而你身處全國最棒的瑪奇布羅!」仿佛看穿了柴郡貓的想法,三月兔一邊摸牌一邊說著。「我知道你不懂賭錢,所以坐在我身邊好好看著吧,要來猜我的底牌嗎?」


「喵~沒人對你的底牌有興趣。」


「我就知道傻貓會這樣說,只要猜對花色就好,猜錯了會輸到脫褲子喔。」扳出食指,調皮的單一下眼。


「……紅心?」腦裡只想到那個吵耳的孩子。


「欸?傻貓至少也猜個同花順吧……」三月兔有點失望的嘟起嘴,看著眼前的黑桃10、J、Q、K。「擺明放水給你,卻那麼固執,傻得可愛呢!你們全~部開牌給我看!」隨意把放在前方的籌碼堆全部推出去,沙的一聲散落檯上。


對家有點猶疑,最後也跟著三月兔的步伐,同樣賭上所有籌碼。

雙方翻牌,結果底牌是黑桃A,對家輸了,柴郡貓也輸了。

三月兔高興得抱緊柴郡貓,儘管勝利是理所當然,但喜悅的一刻實在無法按捺,總叫人臉紅心跳,爽得快要痙攣——那種快感為何似曾相識?


柴郡貓完全反應不過來,看似變化莫測的競賽,表現反覆無常的三月兔,還有幾乎失去可能性的不思議之國,身邊的世界一直在改變。

賭場裡全是尋求賭博刺激的人,撲克數字和花色,高速轉動的角子機圖示,俄羅斯輪盤裡的紅黑格子,自己如同輪盤裡的鋼珠,一直在這混亂的世界中打轉,回歸0號綠格子的機率微乎其微。

是時候回去了,是時候回去了。

不要在再在這裡,回去屬於自己的不思議之國,愛麗絲的搖籃。


「你想去哪裡,傻貓?」

正當柴郡貓離開賭檯,尋找賭場出口時,背後有人拉住他的手。

「哼哼~說好的Jackpot,只有一注獨得啊,你該不會沒收吧?」

三月兔露出甜美的笑容,臉頰紅透,乍看像喝醉一般,拼命挽留對方。


「……我想回去了,這裡好吵喵。」貓耳垂下,不知何解眼前的兔子有點可怕。


「不給錢想輕易離開賭場嗎?門都沒有。」三月兔乾笑一聲,把柴郡貓拉回賭檯前,順勢將他推倒檯上,身下的籌碼和骰子已經變成保險套和藥丸。「讓大家看看你這窩囊的樣子吧!」


場裡的人們聽到號召,紛紛聚集在賭檯前,他們沒有人的五官,臉孔由撲克花色和數字取代,僅是聚集在一起,柴郡貓也感受到那種的壓迫感。


「呼呼…快點硬起來吧♪」三月兔一邊喘息一邊爬到賭檯,隨手解開對方的褲頭,以熟練的手勢刺激他的身體。「我不客氣了♡」舔舔唇邊,張開嘴巴吸吮。


上下,上下,上下。

你現在覺得非常興奮。


上下,上下,上下。

身體渴求著最喜歡的人。


上下,上下,上下。

再次喝下這東西的時候,你便能醒來了。


……咦?


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


「只要看著這個,真的會變強嗎?」

紅心雙手捧住臉頰,凝視眼前搖晃的懷錶,過了一會開始有點頭暈而甩甩頭。「呃……果然不行呢,是不是只有帽子屋先生才能變強?」


「也許吧,聽說催眠是否成功,是依個人體質而定的。」帽子屋苦笑著收起懷錶,雖然沒辦法看著紅心認真的表情很可惜,但要是繼續下去,不曉得會發生甚麼事,成熟的紳士該懂得自我控制。


「嗯!那麼請帽子屋先生催眠我吧!這次不會輕易頭暈,會集中精神的!」


「不要吶……要是一不小心把你帶到別的世界去了,我很難跟女王陛下交代的呢。」輕壓著帽緣,這些話不能說得太露骨,既有罪惡感又有點期待的感覺令人非常難受。「啊,親愛的紅心。我好像知道為甚麼催眠對你沒效了……」裝腔作勢嘆了一口氣,然後默默脫下帽子。


「…難道是……我太弱了?」看著對方一臉為難,紅心不禁低下頭嘆氣。「但是——」


紅心感受到一點點重量壓到頭頂,說話便打住了。

帽子屋為他戴上自己的白禮帽,放手的瞬間,帽子往下掉了一點。


「紳士需要合適的禮帽,騎士需要忠實慈愛的心。」帽緣擋住了視線,無法清楚看見帽子屋的表情。「我們總不可以頭戴皮靴,然後叫騎士殺人吧?雖然我打從心裡期待如此瘋狂的世界,但發生在你身上好像很糟糕,我是拒絕的……譬如是頭圍不對,真的叫人難以忍受。」


「帽子屋先生的頭圍怎會跟我一樣呢?如果一樣的話……咦!?」想拿下禮帽時,手被身邊的人抓起來,禮帽掉到地上。「三、三月兔?你怎麼了?」轉向對方,來不及反應,他的臉已經要湊過來。


下一秒,唇邊垂著乳白液體的三月兔停下動作,把飛過來的茶杯打回去,直接往帽子屋的臉吐口水。「哎呀……沒想到被這樣回敬了。」帽子屋掏出手帕抹抹臉,唾液中混有點乳白色。


「帽子屋先生……喂!你居然對帽子屋先生無禮!」紅心嚇得愣住了,但很快便從三月兔身邊掙脫再順勢揮拳,對方輕鬆避開,然後把他絆倒地上。「……嘖!」


「這是我跟帽子屋的事,你滾!」


「起床氣特別大呢……紅心,我們的茶會先到此為止吧。」


「茶會可以到此為止,三月兔就——」


「紅心,期待明天見面。」帽子屋沒有給紅心反駁的餘地,不解釋那麼多,直接送他離開庭園範圍。


三月兔的表情那麼凶狠,紅心挺不放心他們獨處,想偷偷躲在旁邊,不過要自己迴避是帽子屋的意願,應該相信他才對,於是懷著不安的心情離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嗯?哪裡少了點東西嗎?被修正了嘛www

工作忙飛但總算肝出糧來,久久不寫貓兔突然污起來,想到有心心眼的污兔真的超實用^qqqqqqq^

在柴郡貓面前戀愛積極的污兔實在非常難得,不過一切都是熱戀中的本能,你們懂的,Jackpot大於一切(xxxxx

帽子紅心定番我不多講,帽子污(x)不想污污紅心,卻想到總有天會污到爽的心情,啊嘶…我太愛這種想法,紅心是小天使O<<<

至於Jackpot領取過程,和清醒過後的對話,我……………放假吐到黑屋去吧裡面一團污我還要先洗洗地,不許問我在哪……我還想當個好紳士,你們別檢舉我(。)


最後,謝謝六十分給我一個污的機會(幹)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2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