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特魯x傑拉魯德】演技指導

※腐向注意(廢話)

※特魯→傑拉魯德→威爾鐵三角不可避(但這篇只講前面兩隻)

※糧碎短文




硬光燈之下,鏡頭特寫男主角的臉部。

昏暗的環境中,光引導眾人視線投往男主角身上,從輕閉雙眼到緩緩張開,睫毛抖動,紫色雙眸注視鏡頭,瞇起雙眼,唸出最情深的獨白。實力派演員的功力,光是一個眼神,一句台詞便能慢慢滲透觀眾心底。


但是,還不夠啊。


特魯偶然會把持不住,有衝動親自為喜歡的演員拍攝,務求親手捕捉他們把角色演活的神髓。雖說導演是整套電影製作的總指揮,但光是坐著實在不能滿足,從認識到電影為何物開始,幾乎完全沉溺其中,除了驚慄題材外,各式各樣都會去接觸。

而為了呈現最理想的畫面,給演員訓練和溝通是少不了——讓他們在鏡頭前總是閃閃發亮。


「今天到此為止,辛苦了。」第三場拍攝結束,特魯隨之喊聲,感覺比意想中順利,畢竟是室內拍攝沒那麼吃力。「這幕場地佈景要保留好,以備補拍用途。二號機和三號機的片子,明天我想重看一次,再跟攝影師談談,能否做到預期的剪接效果。」


「呼。」男主角接過助手的遞上的水,喝了一口便趕忙走到特魯身邊。「導演,今天拍攝順利呢!」


「……喔,你今天的狀態也不錯,傑拉魯德。」正要翻閱手帳的特魯停下動作,托了一下紅色鏡框,抬頭看向對方笑著。「獨白對你來說真的沒難度。」儘管傑拉魯德沒穿上華麗的戲服,一套整齊的白西裝便能襯托出王子般的氣質,在鏡頭前一舉手一投足都如此優雅,特魯特別喜歡他這一點。



「是的!不過要演這類型的男主角還是頭一次,整個氣氛也很緊張……」而傑拉魯德本人似乎沒有察覺到這天賦的氣質何等迷人,平日幕後像個小孩子,感情豐富,表現坦率,與幕前給觀眾的浪漫派形象完全不一樣。


「會嗎?獨白中段瞇起眼那個神情就很棒。」


「咦?那個……我以為是導演你的安排,只是燈光有點刺眼,我很自然就瞇起一點,還怕要NG呢。」


「啊……原來是這樣!那我等下跟燈光師——」特魯大概是太專注於傑拉魯德的演出,不小心忽視了些小細節。


「但這樣意外的效果,不就是導演所說的『自然感』嗎?」傑拉魯德偏頭笑了一笑。「說起來劇本方面的事,我想請導演指導一下的。」


「嗯?是哪部分?」特魯收回手帳,拿起椅邊的劇本翻開。


傑拉魯德默默環視場地裡其他人的狀況,再回望特魯。「既然拍攝結束了,還是去導演的房間繼續吧,不要妨礙到場務的大家。」他調皮的單一下眼。


經傑拉魯德提醒才意識到工作結束,正式來說該是拍攝部分完了,指揮過後還要去跟進腳本和其他項目,手帳上寫得密密麻麻的行程,還有房間堆積如山的文件在等著他。

前往房間途中,離開攝影棚的兩人仿佛鬆一口氣,兩人像朋友一樣開始聊天。近期上演的作品,哪位演員的近況如何,姊姊妹妹推薦哪家蛋糕店之類,話題通常由傑拉魯德展開,平日優雅且有和親力,偶爾從那各式各樣的小細節,為特魯帶來靈感。而特魯談到作品觀賞又有另一番心得,唯獨是提起弟弟威爾,表情都有微妙的變化。

下意識想要迴避時,兩人正好走到房間前,特魯打開門,首先進房整理一下混亂的茶几,沙發旁有好幾箱參考資料和未審核的佈景草稿,不收拾一下根本無法進去。


「不好意思,老樣子那麼亂……」特魯背向傑拉魯德一邊說,一邊疊起資料順道分類,然後坐到沙發時,轉過頭發現對方已經坐在自己旁邊。「好了,是哪部分有疑問?」


「是的,請看這裡。」傑拉魯德遞上自己寫了筆記的劇本,有某一行的台詞被劃上標示。「故事說到跟女主角一起逃走,直到告白部分都沒問題,但我怕自己未能表達到導演你想要的。」


特魯看了台詞一眼,摸摸下巴。「讓我看看……第四十一幕的告白場面,算是劇中的過渡……要不你試試唸一次對白?」


「好的,那就請導演多多指教。」話畢,傑拉魯德放下劇本,輕輕抓住對方的手。「特魯。」雙唇微微開合,在耳邊呼叫對方的名字。


「……!」帶氣音的呼聲,微暖的氣息,使特魯的身體冷不防抖動一下,隨之轉過頭面向對方。「呃…接下來的台詞……」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忙著拿起劇本,卻被傑拉魯德按下來。


「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,也沒必要再逃避吧。」


「……別在這種緊急關頭說傻話了!」特魯有點反應不過來,僅僅記得台詞是如此,於是說類似的話接上對白,嘗試營造氣氛。


「才不是傻話……若果今天不說清楚,以後便沒機會了。」慢慢用力緊握那隻手,除了台詞,連那份在意戀人的心思,都隨著這股力度傳遞。「我喜歡你,特魯…一直…一直喜歡著你。」


情深得使人快要溶化,一瞬間想投入他懷抱的感覺。

實在太厲害了,傑拉魯德。

特魯忍不住嚥一口唾液,雖然明知是試戲,卻被那種氣氛和情緒感染。


「正因為抱著這份感情,我才能帶著你…不,是被你帶到這裡。」羨慕、思念、感情轉移,由演出受到提拔,再來到你的作品,站在鏡頭前——大概是差不多的感情吧?


「但是你這份感情對我來說——」劇本中女主角一直拒絕男主角的愛,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激發了特魯的新靈感。


「對不起,我——」不知道是憶起甚麼,引發了內心的那股衝動,按照劇本走向,傑拉魯德抱緊特魯,臉頰湊近,作勢要接吻。


「Cut。」特魯在適當的時候,輕聲喊道,對方便埋到他的肩膀上。「那種對戀人的執著和矛盾心理有表現到出來,沒問題的。」伸手摸摸傑拉魯德的頭。


「呼……總算做到了。」用臉磨蹭特魯的肩膀。


「放鬆點,放鬆點。你的現場表現明明一直都很有水準的。」對方沒有放開手的意思,雖說都習慣了,但特魯仍覺得有點尷尬,搞得自己像帶小孩一樣。


「也要謝謝導演給我機會,這次要是做得好的話,威爾導演會給我演出他的作品嗎?」


「威爾?」話題又扯回威爾身上,特魯的臉色隨之變得難看。「嗯……他應該對愛情片不太感興趣?」努力想著如何婉轉告訴傑拉魯德事實,他們兩兄弟的創作路線完全不一樣,威爾會看特魯的作品,兩人會互動給意見和感想,但威爾顯然對愛情題材不感興趣,也三番四次嫌傑拉魯德長太帥。導演都既自我又固執,只挑選自己喜歡的東西,當然「工具」是越順手合意越好。


「不要緊,我會努力嘗試更多類型的角色和題材。」傑拉魯德放開手,側身靠著沙發坐好。「有時拍同樣的題材,亦會遇到不少瓶頸,威爾導演不起用我也是正常的。」撇撇嘴,無奈地自話自說,總覺得自己偶爾會不在狀態。


「不是這樣的,只是你不清楚威爾想要的是甚麼……」特魯默默托一下眼鏡眶,視線游走到地板,有些話還是想不到怎樣開口,思索了一會決定再次扯開話題,然後回望對方。「要給自己多點自信,至少你在我這邊,表現得非常好。」


「謝謝導演的贊賞!這是我的光榮!」聽到特魯的說話,由本來有點沮喪,變得眉開眼笑,像孩子吃到糖果一樣。「也謝謝今天的指導,先不打擾導演工作了。」話畢,心情愉快的傑拉魯德站起來,別過身準備離開房間。


他笑了。

目睹這瞬間,特魯整個人都不好了,既興奮又焦躁。因為那個角度,那張笑臉在幕前從沒看過,最糟糕是來不及拍下來。

「…傑、傑拉魯德?」在傑拉魯德步出房間前,忍不住把他叫停。


「是的?有甚麼事,特魯導演?」傑拉魯德停下腳步,扶住門框應聲回頭。


「呃……」現在工作已經結束了,沒辦法說「請你再做一次」的要求,也清楚有些東西只能用雙眼捕捉。「那個…關於威爾的事……你要加油啊。」強顏歡笑揮揮手,隨意說句鼓勵的話作結。


「我知道了。不過,在完成你的工作之前,其他導演的事我不會多想了。」傑拉魯德好奇的眨眨眼,轉過身一邊說一邊步出房間,在準備關門前,留了一道縫隙。「沒其他事要找我了嗎,導演?」他特地探頭問道。


「不,沒事了……」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做甚麼,但聽到對方的話,莫名奇妙感到安心。


「好的,那麼明天見吧。」揮揮手道別,房門緊緊閉上。

傑拉魯德背靠房門,深呼吸一口氣,回想起特魯剛才的反應,滿足地笑著離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這篇文前半是在1月7日寫好的…忍不住拖舊文出來填(ryyy 兩個綠屬在一起,氣氛特別溫和(?)

難聽點講,迷弟應該兩兄弟也喜歡,但威爾死都追不到(男神特質)才比較特別,當然特魯也不是垂手可得…至少兩個都是睡不走的類型

電影之國CP賣點,其中一定有導演和演員間的攻防戰!絕對沒有哪方比較吃香,總之要使出所有手段和才能去奪(攻)走(略)對方的心hshs

文末你們靜靜感受,以影帝的性格是被贊賞的喜悅>某種喜悅,嗯……這孩子是天使uwu

[你們沒看到]今天因為晚了起床,一直在腦比頓兄弟和影帝3P各種而頹廢了一天,到底要吃多少去污粉才能拯救我…O<<[/你們沒看到]

最後我一直期待著迷弟有天會吃到兄弟丼!一定會!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8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