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特魯x傑拉魯德】性感帶

※隨機抽選題目

※潛規則要怎樣寫,我想先吞十包去污粉行不行…

※另外三題我吞掉了…




「導演,今天辛苦了……」

「嗯,剛剛好像捕捉到有趣的東西,要過來看看嗎?」

錄景結束後,特魯興致勃勃的回應對方,相反傑拉魯德愁眉苦臉的樣子,不想掃導演的興,還是默默跟他到房間去。


雖然特魯心情非常好,但傑拉魯德依舊忐忑不安,在幕前的表現如何,自己最清楚——剛剛演出時有個小失誤。心裡希望特魯不會因此而失望,畢竟這次工作是由他親自邀請,好想把劇本演到最好,已經有心理準備待會接受重演指示。

兩人步進房間,特魯將沙發上堆積的雜物放到旁邊,把播放器搬過來。急不及待把片子放入,打開小螢幕,坐下來調整時間軸,重播想看的片段。

這幕是女主角與男主角傑拉魯德的互動,兩人在寧靜的大街上並肩走著,男主角講述某天發生的事,正要帶入關鍵劇情時,說話被女主角的動作打斷。

女主角繞到傑拉魯德面前,踮起腳,伸手用纖細的指尖,將髮鬢撥到他的耳背後。子機特寫指尖輕劃耳廓的瞬間,除了捕捉到如此細微的動作,還意外地看到傑拉魯德的「失誤」。


「你看。」特魯沒有按下暫停,繼續欣賞這段互動。「是臉紅了嗎?能那麼自然的做出害羞尷尬的反應,實在太棒了。」


「呃…那個……」鏡頭前已經很害羞,現在被拍下來仔細觀望,傑拉魯德乾脆想找個洞躲起來。


「活潑的女主角和羞澀的男主角,整個氣氛都掌握得很好……這是我想要的感覺。」和腦裡想象的非常契合,特魯滿足地點頭笑著。


「咦?是、是這樣嗎?」意外得到贊賞,令他有點不知所措,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向導演坦誠。「其實是被瑪麗安小姐碰到『要害』了……」


「要害?」


「就……會令人稍有點尷尬的位置。」


特魯偏著頭,這次「要害」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,但下次說不定會出甚麼意外或麻煩。「如果是會影響演出的話,要不要事先說明清楚?」


「導演想知道?」視線抬高,眨眨眼與特魯對望。


「當然吧,作為電影的總指揮,有甚麼困擾的事都可以告訴我,我會盡一切能力解決,不讓它妨礙我拍攝。」特魯托一下眼鏡框,對解決演出上的問題很有自信。


以為會被狠狠訓話,似乎是想太多了。

特魯是讓人尊敬的導演,身上散發著成年人成熟穩重的魅力,而且對待身邊的人都很溫柔,和他合作格外安心。

「好,可能要用這種方法告訴導演呢……沒問題嗎?」乾脆換個姿勢,盤腿坐在沙發上。


特魯沒有在意對方的坐姿,側身坐著配合。「沒問題的,任何方面我都能配合。」


「要導演你配合我,真的不好意思……那我開始了。」語尾剛落,傑拉魯德雙膝跪著,靠前一點,俯視眼前的人。「這裡啊。」伸手以指尖輕掃過特魯的耳廓。


「……?」特魯有點不解的抬起頭。


「剛剛被瑪麗安小姐碰到,然後整個人都不好了……你知道是甚麼樣的感覺嗎?」右手順勢捧住特魯的臉,被他仰望著,鏡片上只映著自己臉容的時候,既害羞又滿足的感覺湧上心頭。


「會有點癢吧?」特魯挑挑眉,察覺到傑拉魯德的表情,出現微妙變化。

那種憐愛的眼神,某種感情正漸漸溢滿。


「對,不知道瑪麗安小姐有沒有察覺到……很害羞呢。」傑拉魯德偏著頭,露出羞澀的笑容,手游走到特魯的頸側來回撫摸。「像這樣子,明明自己摸摸都沒甚麼感覺,被別人碰到卻會嚇一跳。」


「會不會是你自己太緊張了?」特魯也跟著偏頭問道。


「導演不會有那種奇怪的感覺嗎?」對身體上沒有死角的特魯,傑拉魯德不禁露出驚訝的表情,然後直接跨坐到他的大腿上。「不愧是導演呢!」像個大孩子一般,雙眼發亮似的看著對方。「難道是這裡?還是那裡?」雙手伸進特魯的西裝外套裡,隔著單薄的襯衣,輕揉他的胸膛。


「……!」好像哪裡不對勁,冷不防傑拉魯德已經靠到他身上,緊緊抱住。


「上一次合作的導演,特別喜歡這樣子……」頭靠在對方的肩上,在耳邊輕聲說著。「雖然當時我不知道他,想在我背上摸甚麼,但——」


「……等、等一下!」特魯也不太清楚是指哪回事,腦裡反射性響起危險警報。「那個人到底……」


「嗯?那位導演非常熱情的,我都不好意思拒絕。算是試戲的一種吧?那個動作維持得有點久,我緊張到不行……」


這樣不是擺明吃豆腐嗎?

特魯都不好意思開口,乾脆把說話吞回去。


「之後他像這樣一點一點的往下……」


「不……!」特魯立馬抓住傑拉魯德的手。「能答應我一件事嗎?」同樣在他耳邊細聲問道,待對方點頭同意才繼續說下去。

「下次如果再遇到這種事,能直接點告訴我嗎?呃…雖然這樣好像很……該怎麼說呢……我不知道你這年紀能否理解,不過那種事……」對同行的潛規則略知一二,特魯擔心的是,年輕演員有時沒自覺墮入名為肉欲和名利的泥沼。他知道傑拉魯德很喜歡拍電影,不熱愛爭名奪利,但一不留神便會永不翻身,毀了這麼有前途的演員很可惜。可以的話,真心希望幫他一把。


沒有回答特魯的問題,僅是親上他的耳朵。

「我和那些導演,甚麼事都沒發生過啊。」無法看見傑拉魯德的表情,耳邊只聽到他輕聲笑著。「因為我不相信他們,沒把自己的『要害』告訴他們,他們也看不穿我的『要害』。」


特魯仿佛鬆了一口氣,他似乎沒自己想象中那麼天真。


「導演你不會想把我的『要害』告訴其他人吧?」


「不、不!我才不會那樣做!」


「連威爾導演也不會?」


「呃…我想我說了他都不感興趣。」


「那會嘗試碰一下我嗎?只要一下就好,我會努力忍住的。」傑拉魯德挺直腰在對方的大腿上坐好。


「這……好吧。」心裡有種小貓小狗想被人摸的錯覺,平日根本不會聯想到身材高挑的傑拉魯德,會給人這種感覺,沒辦法拒絕他只好答應。


「特魯導演……」儘管坐在大腿上,視線仍有距離感,於是傑拉魯德特意低下身,屁股翹著,上半身靠在特魯懷裡。「這裡這裡。」一臉期待的仰望著。


「是的……」被仰望的瞬間感到難為情,然後戰戰競競的提起手,回想起電影裡的那幕,嘗試用指尖揉動傑拉魯德的耳廓。


「嗯……!」傑拉魯德合上眼,緊抿雙唇,表現得很害羞,當特魯反射性想縮手的時候,手被抓緊了,像是暗示著「請繼續」的意思。


把手縮回去,還是按他的意思繼續?

居然在這種時候猶疑不決,手卻不聽使喚的繼續下去。

隨著揉的力度和頻率,傑拉魯德的表情都會出現變化,用力一點會多抖一下,輕力點放慢揉動,會有陶醉的表情,不知不覺臉還越來越紅。

比隔著螢幕看多了種真實感,而且能透過身體操控他的表情變化,已經完全脫離紀錄者與演出者的層面——他意識到這是肉體上的支配。


「……導演?」特魯放開了手不久,傑拉魯德好不容易才回神。


「你從沒在鏡頭前表現這模樣呢……」他苦笑著回應,理性壓倒了支配的欲望,能以雙眼目睹對方從沒有過的表情,光是這樣已經滿足了。


「是、是的……在鏡頭前根本不可能有吧?」傑拉魯德連忙用袖口抹抹嘴邊的唾液。「再丟臉的NG,都只給導演你一個看!」同樣以笑容回應,臉上淡淡的紅暈仍未消散。


「謝謝,所以……」


「是想問我還有沒有其他事情?」


「嗯……」


「這幕會有Take2嗎?」再來一次可以嗎?


特魯托一下眼鏡框,思考了一會。「不用了吧?你表現得很自然……」


「……謝謝。」話還沒說完,傑拉魯德從特魯身上下來,站好鞠個躬便準備離開房間。


沒有重拍的必要,演員就不用留下來。

又在重要的場面喊cut,特魯沒有像之前那樣叫停對方,講點有完沒完的話,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接觸,就算傑拉魯德不斷向他表現信任和依賴,特魯下意識都拒絕了。

相比起莫名失落的特魯,傑拉魯德每次都感到滿足,仿佛自己活在特魯的「劇本」裡,做他喜歡的事,讓導演滿意每一個鏡頭,距離他理想中的演員又邁進一步。


——哪天來個即興演出會怎樣呢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誘い受け20題】特魯x傑拉魯德

16.相手の体に触れ、自分の体だとここが性感帯だと教える


吃著去污粉抽籤並沒有用,越抽越污(。)

經調教後(x)兩人的雙箭頭都硬起來了,儘管特魯無意識拒絕,影帝也不理解喜歡的感覺…或者是單純只想找導演撒嬌吧?箭頭間還是有不可攻破的牆壁,可能需要點時間…連何時會開始交往,誰先提出交往都成問題

結果沒有煮出肉,而何時有肉,我們就繼續看下去(ryyy

記住,污的精髓是看不見車,意識上很黃(你就繼續講)


其實還抽了三題:

1)イタズラしたくなって

2)マッサージの手をだんだんずらす

3)どっちのだと思う?

工作忙成狗,另外抽的三題我先吃掉算了,之後有機會再寫O<<

電影之國LOVE!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21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