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牛奶瓶

主夢100同人放置區。不思議之國、電影之國、罪過之國中心。

© 腹黑牛奶瓶
Powered by LOFTER

【性轉】星國學趴:卡斯托魯與赫拉克勒斯

※不算正式的短文?獅子x卡斯♀(怪力男x病弱/暴嬌中二美少女)

※學趴、中二病、少女臭注意

※和巧克力學趴同系列,有空再貼過來

  

  一直體弱多病的卡斯托魯,動不動就病倒,課堂出席率非常低,為了跟上學習進度和追求優秀成績,待病情穩定不久,其父母為她安排了老師,特地來病房加緊補習。卡斯托魯感到學習非常吃力,偶爾情緒不穩,另一個名為珀爾克斯的人格,便會出來反抗,甚至數次逃離醫院。

  雖然對身邊的人,和雙親抱有恨意,但卡斯托魯亦無奈要繼續學習,最後不負雙親期望,每次期中期末考試,都以突出的成績考上全級前幾名。由於父母私下與學校商議,以學科成績為優先,可無視出席率繼續學業。

  

  在醫院和家中的時間,比在學校還長,和班上的同學沒甚麼交集,就算入院時間不長,出院回校班上的人都差點忘記她存在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正是如此淡薄,同時亦因為成績優秀,有父母背景關係而無視出席率,偶爾遭同班同學閒言閒語。

  那些說話好難聽,眼神多不友善,每次感到不安和想逃避人群的時候,當卡斯托魯回神,便會發覺自己衣衫不整,水手服沾了不知誰的血,站在學校或者街上某處。

  

  成功了?如願從人群中逃離了?雖然有點茫然,但心情意外地舒暢,拍拍百摺裙,隨心所欲去逛街,享受一段短暫的自由時間,直到父母派人來帶她回家為止。

  

  

  

  叮咚——

  某個下午,便利店的門鈴聲,讓卡斯托魯回神過來。

  不知道又做了甚麼事,明明剛才在午休,現在卻揹住書包,手持傘子站在便利店門前發呆。眨眨眼,隱約記起午休被幾名女同學發現她躲在天台,好像是圍著說了些難聽的話——啊,這是理所當然,每次覺得討厭的場合,下一秒自己都會在別的地方出現。

  不自覺提起空出的左手,掌心往下,注視手背上的爪痕,水晶甲上的小飾物也能做到這程度。不清楚剛才事件的細節,僅憑身體和某人的意識,得知那麼危險的東西應該被拔掉吧?

卡斯托魯嘆了一口氣,正猶豫該去哪的時候,水花輕彈臉頰,淡色的水手制服沾上雨點。害怕淋濕會病倒,反射性直接跑進便利店,下一秒才記起自己手上明明拿著雨傘。

  

  無論如何,還是進來了,於是隨意買點東西。

  前陣子身體狀況有好轉,與父母商量過後,決定搬出來一個人住。答應會定期覆診,會按行程安排定期回家住,也不需要補習老師了,總之各方面可以自己照顧自己。至於自律,大部分是有做到,除了買零食。

  卡斯托魯嗜甜如命,在家中和醫院裡,經常被家人和護士嚴密監視,這個不能吃,那個不能吃,很艱難才能吃到半片巧克力,平日也只能靠貝卡等人探望時偷運零食包。

這下子總算有些許自由,感覺到身邊的一切,隨著自己健康好轉變得順利。

  

  高高興興買完東西,步出便利店,外頭下著細雨。

  卡斯托魯撐著透明長傘,帶著愉快的心情於雨中漫步,濕潤的空氣,滿載著雨水的氣味。一不留神踏過小水漥,水珠濺到皮鞋上滑落,回想以往在醫院、家裡和車裡,總是乏味地隔著玻璃看雨點,現在能僅一傘之隔,去感受身邊天氣和季節的變化,這才叫作活著的感覺吧。

  

  經過新家的路上,變得不一樣了,正當她沉醉於自己的「世界」時,視線裡出現一點黃色,一名男子套上兜帽,抱膝坐在巷口。儘管身體縮成一團,仍能看出其身型龐大,身上花俏的印花外套,沾上雨水而變得暗淡,卻吸引到卡斯托魯的注意。

  

  那是別人家門口吧?為甚麼會一個人坐在那裡?避雨也該找個好地方。

  卡斯托魯正要接近對方時,頭顱深處傳來陣痛,仿佛警告她不要再前進——這是珀爾克斯的意思。可是,卡斯托魯心裡默唸著「沒問題的」,然後再次邁向腳步,一步一步走近待在雨中的人。

  聽到鞋跟敲響階磚的聲音,男子馬上抬起頭,看向聲音的來源。兜帽下的陰影遮蓋著他雙眼,臉上映著雨水沾濕的痕跡,如同淚痕似的。不久,雨點拍打帶來的無助和冰冷停止了,透明的傘子往前傾,替男子擋下雨點。

  

  她是誰?男子有點愕然,對方到底是甚麼人。

  卡斯托魯不習慣面對陌生人,看見對方的反應,自己也有點不知所措,也許是多管閒事,但不能對他視而不見。

  

  「……你還好嗎?」視線撇旁邊,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,聲音差點被雨聲蓋過。

  男子沒有回應,向她偏偏頭。然後沉重的兜帽,與外套連接處出現不自然的晃動,一隻像刺蝟般的小生物從裡頭鑽出來,和主人一樣仰望眼前的女生。

  卡斯托魯嚇得後退半步,差點反射性將傘子甩向他們,不曉得是這舉動太有趣,還是別的原因,一直沉默的男子突然展露笑容。

  

  「謝謝妳耶,沒想到有人會撐傘子走過來呢。」

  男子扯下兜帽,甩甩頭髮,小刺蝟也跟著甩甩身上的毛,卡斯托魯連忙用手臂擋住水花,但多少都沾濕了制服上衣。

  「難得遇到像妳那麼溫柔的人,要來做個朋友嗎?」男子的笑容像天真無邪的小孩般,同時提起手示意握手。

  朋友?卡斯托魯經常在貝卡等人口中聽到,但到底真正朋友的定義又是甚麼?一直喜歡獨來獨往的她並沒有深究,心裡想著「我自己一個人就好」這樣既不會傷害到人,也沒人能傷害到自己。

  但面對第一次如此熱情和突如其來的示好,卡斯托魯漸漸按捺不住,心跳加速,下意識向對方伸手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痛痛痛痛痛!!!!

  沒料到男子一下握上來,卡斯托魯痛得要生要死,當男子有意識到自己太用力,及時放開,白皙纖細的手上已浮現出紅印。

  

  真的見鬼了,氣得另一個人格‧珀爾克斯現身,想揍男子一頓,卻反被他抓住腳,整個人倒轉抓起。珀爾克斯對男子又罵又踢,對方沒有反感之餘,還感嘆「原來外表溫柔文靜的人,偶爾會變得奇怪耶」,不過弄傷卡斯托魯是自己的錯,男子最後也道歉了,並親自送她回家,途中得知其名為赫拉克勒斯。

  

  赫拉克勒斯,因為家裡各方面問題(本人隨意帶過),與繼母關係惡劣,於是決定離家出走,自力更生。但繼母並沒有因此放過赫拉克勒斯,無論去哪裡,都會遇到不順利的事情,被強制退學,沒人僱用,就算好好的走在街上,都差點被車撞,天降硬物之類,一切都是其繼母安排的,目的是置他於死地。

  卡斯托魯覺得這樣也太誇張,同時對父母這東西真可恨,深表認同(然而赫拉克勒斯沒丁點怨恨),然後開始說起自己如何慘遭父母逼迫,如何被別人排擠,幸好自己並不是「一個人」。

赫拉克勒斯雖然不解,但一邊和小寵物‧尼梅雅吃著卡斯托魯買的零食,一邊點頭點頭,吃得差不多就直接在地毯上躺平。卡斯托魯怎樣也搬不動他,無奈之下珀爾克斯又出來,也是怎樣都搬不動,又對他拳打腳踢。

   

  正要破口大罵之際,隱約聽到赫拉克勒斯囈語,含糊地喊著「媽媽」二字。

  珀爾克斯冷哼一聲,抱怨他都幾歲了還作夢喊媽,另一方面因為真的搬不動,而打消了趕跑他的念頭。

  之後,怪力王子(自稱)赫拉克勒斯不知不覺便住下來。
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雜談】

1)之後赫拉克勒斯大概得到貝卡等人幫助,成功轉學進來格拉西亞。

2)雖然跟卡斯不同班,但經常午休來找她玩,然後兩個邊緣人被持續排斥

3)在卡斯以珀爾模式暴走,開始一連串社團踢館馬拉松(?)時,沒想到赫拉克勒斯踢館成績早就超越她,珀爾超級不爽決定要戰過肌肉笨蛋,兩人一起炸社團(限運動系)

4)卡斯的外傷醫療費直線上升,同時復原速度也一起成長

5)尼梅雅正在嘗試爬進卡斯的毛線帽裡

6)卡斯努力學做菜,農務社的阿羅泰爾每天提供新鮮食材(家裡有菜田)

7)珀爾卡斯百合亦可,獅子吃丼亦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 

哎,為了不破壞氣氛,我憋了好久才管住手……甚麼鬼另一個我、継母の罠、大人真骯髒能不能再中二點wwwwwwwwwwwwwwwww

但邊緣人真的很適合一起,先不講大型犬護駕,出外混充當打手,生活日常還能幫卡斯很大忙(體力補足)當然包括拆門拆窗拆地板

舔了幾口這兩隻遊戲裡的互動,覺得這股可以一試(艸)正所謂,入股遲不要緊,最緊要交得到糧!近期人太頹廢,每天不吸毒搞性轉,真的好難活著……嚶嚶嚶嚶嚶嚶嚶美少女真可愛TTTTTT

啥R18設定全部吞掉,有空吐出來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2 )
TOP